第一卷 初露鋒芒 第一章 兩個選擇

“嗖嗖嗖....”

兩隻靈巧的拇指飛速的敲擊著鍵盤,每次敲擊的聲響都好似帶有節奏的樂拍。

伴隨著最後一聲金屬般的響聲,螢幕上出現了一道金黃色的標識。

標識上愕然閃耀著兩個大字“超神”,這既是這款遊戲的名字,也是每一位競技玩家最想看到的字眼。

青年露出一抹微笑,退出遊戲,轉身拿起了身旁的墩布,繼續做著還未完成的工作。

“唉?陸凡宇,你還冇走啊?”

陸凡宇抬起頭來,看到走進屋中的白衣男子,眼睛立馬眯了起來。

“隊長,今天戰隊結訓晚,我收拾完就走,這麼晚你怎麼回來了?”

隊長收拾著資料,迴應道:“區級比賽就要開始了,我回來拿點東西。”

陸凡宇搓著墩布的把頭,猶豫再三,直到看著隊長就要離去,這才張口。

“隊長,明天晉升隊員的考覈,我也想報名。”

隊長回過頭,笑了一下,走到了陸凡宇的麵前。

望著對方的雙眼,陸凡宇不由自主的將眼神閃躲到一邊。

隊長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著說道:“可以。”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讓陸凡宇的內心瞬間興奮起來,難以掩飾的露出了微笑。“謝謝你隊長,我...我會努力的。”

隊長名叫杜申,既是他的領導也是學長,雖然同屬於一個電競學院。

但二者間的遊戲水平,完全不在一個水平線上。

早在上一次大賽,杜申便已取得區級個人賽的亞軍。

而陸凡宇,隻不過是人家戰隊下麵的一個後補隊員而已。

名義上說是隊員,說白了就是個負責戰隊雜物的‘服務員’罷了。

平日裡除了端茶倒水,打掃衛生,還要照顧每個人的情緒。

就是一份這樣的工作,從實習開始,陸凡宇已經堅持了整整兩年的時間。

而他之所以委曲求全的棲身於此,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夠成為一名正式隊員,而不是替補選手。

正值兩年一度的區級聯賽又要開始,戰隊準備引新。

對陸凡宇來說這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機會。

“小宇,你來戰隊有兩年了吧。”

“768天。隊長。”

杜申輕笑了一聲,:“你記得還真清楚啊,你的努力我都知道,平日裡冇人的時候,你都會自己練習。”

“隊長......”

“我這次最少要走一週的時間,明天副隊會安排考覈,你報名的事,我回去會跟他說的,好好表現。”

“好。”

“收拾完早點回家。”說罷,杜申再一次的拍了拍陸凡宇的肩膀,轉身離去。

望著杜申的背影,陸凡宇還冇有從興奮的情緒中走出來。

環顧著周圍的隊員專屬座椅,就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坐在上麵的身影......

......

夏日的清晨彷彿給城市內換上了新的外衣。

路上的行人,都在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陸凡宇精神飽滿的走進大廈,因為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

因此他還特意的換上了一套新的休閒服。

走進工作室,正好撞見了副隊齊林。

“早,副隊。”

他的熱情並未迎來好臉,齊林隻是冷冷的“嗯”了一聲,低頭看了一眼手錶,隨即拍了拍手。

聽到拍手聲,所有人立馬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迅速的圍了過來。

齊林的表情很嚴肅,環顧了眾人一圈,場麵頓時安靜下來。

此時,陸凡宇的內心頗為緊張,背在身後的雙手,不斷的相互揉搓。

齊林冇有廢話,開口便宣佈了今天的考覈事宜。

規則很簡單,四名後補隊員,各自挑戰一名正式隊員,三局競技對戰,隻要贏一把既算作考覈通過。

這個規則可以說是完全在偏袒後補隊員了,相當於每人都有三次機會。

聽到這裡,四名後補隊員不約而同的露出了笑臉。

但隨後的安排,卻讓陸凡宇很是意外。

每個人的挑戰對象,都是電腦隨機安排的,陸凡宇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的對手竟然會是曹斌。

這個人的身份很特殊,他是杜申的小舅子,也是最早加入戰隊中的。

憑藉著這個身份,平日在戰隊中囂張跋扈,除了隊長副隊冇人管的了他。

如果說戰隊中陸凡宇最討厭誰,那一定非他莫屬。

來這裡兩年,欺負他最多的是他,給自己安排最多活的人也是他。

但需要承認,這小子並不是個花架子,作為正式隊員,他還是有些本事的。

可以說,被挑選出來的正式隊員當中,屬他能力最強。

聽到安排,曹斌直接走到了陸凡宇的麵前,很是輕蔑的看著他。

他用著極其低沉的聲音,笑著說道:“小子,想過考覈?冇那麼容易。”

“廢話少說,乾就完了。”

考覈正式開始,曹斌二話不說,當即拉出了一把競技座椅,作了一個請的手勢,“來吧大神,咱們開始吧?”

陸凡宇冇有迴應,直接坐了下來,打開超神,登錄上遊戲賬號。

看到發來的邀戰申請,曹斌毫不猶豫的點在了“接受”上麵。

隨之兩人的螢幕介麵迅速轉換,當進度條走到最後的100%,雙方使用的遊戲角色,瞬間出現在了一個巨大的擂台上。

擂台周圍有著無數的模擬觀眾,每聲呐喊都叫人感到心潮澎湃。

遊戲本身的3D環繞音效,以及模擬實景畫麵,也使玩家有著身臨其境之感。

螢幕上,站在陸凡宇對麵的,是手持長刀的魔劍客,身上披掛的麟甲厚重而又堅實,渾身閃耀著紫色的光耀。

胸口上的獅頭張著血盆大口,看起來很是凶狠,充分體現了魔劍客英勇無畏的姿態。

陸凡宇使用的是潛行者,一身黑色輕甲,雖然冇有魔劍客看起來神武,卻也給人一種英姿颯爽的感覺。

在他的手上,所持的武器是一根玄鐵長棍,棍身環繞著淡藍色的波紋,自上而下流轉到棍頭之上。

潛行者率先發動攻擊,衝著魔劍客衝襲了過去。瞬時間刀棍相碰,火花四濺。

看到潛行者的攻勢,周圍的人接連發出驚呼。

“我擦,我冇看錯吧,小宇竟然用潛行者硬剛魔劍客。”

“一個刺客正麵對抗戰士,他怎麼想的。”

“我知道他怎麼想的,他的潛行者走的就不是刺客流,是戰士流。”

“我靠,潛行者戰士流,這種打法多少年都冇人用了,我看他這把懸了。”

正如他人所言,纔不過半場潛行者的攻勢就弱了下來。

攻擊速度雖快,卻並冇有給曹斌造成太多傷害。

隻見螢幕上,潛行者繞身到魔劍客背後,鐵棍立時揮舞。

“橫掃”技能使用下,差點命中到了魔劍客的身體。

可魔劍客反應速度非常快,長刀向後一甩,直接抵擋住了潛行者的技能攻擊。

就在潛行者抽回鐵棍的瞬間,曹斌趁機發起了攻勢。

麵對魔劍客梨花暴雨般的攻擊,此時的潛行者隻有格擋的份,絲毫找不到反擊的機會。

魔劍客畢竟是戰士,攻擊力很是剛猛,雖然陸凡宇極力抵擋,可每次攻擊都會讓他血條下降。

這種情況下,陸凡宇找準時機,迅速的向身後跳躍了一段距離。

趁著對方衝來之時,立即使用棍術之中的‘背刺’

“咻!”

一聲破空的聲音傳了出來,潛行者扭轉身姿,鐵棍忽然向著背後的襲去。

這是孤注一擲的舉動,若是能讓魔劍客中招的話,必然可以讓他重傷。

然而事情的結果並不順利,陸凡宇太著急了,給了曹斌反應的機會。

突刺而去的鐵棍,迅速的被魔劍客的技能抵消掉了。

當潛行者抽回鐵棍時,魔劍客早已經來近前,來不及有任何反應,直接就被橫掃到了天際。

伴隨著淩亂的連擊過罷,潛行者重重的摔在了地麵上。

看著螢幕上鮮紅色的落敗標識,陸凡宇的雙手垂了下來,終究還是敗了。

“怎麼著?還比嗎?再比結果還一樣,就你這水平還想當隊員?好好練練吧。”

曹斌的話語充滿著譏諷,陸凡宇雙手顫抖著說道,“再來一次!”

“好啊,來啊。”

就在二人即將進行第二場決鬥的時候,齊林卻忽然走上前來。

“等等,你們倆先停一下。”

眾人將目光轉向齊林,就見他表情嚴肅的看著陸凡宇

“不用再比了,曹斌說的冇錯,再打,結果是一樣的。”

聽到這話,陸凡宇很是不服,立馬站了起來。

“副隊,你憑什麼這麼說,打都冇打,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會贏。”

“因為你的潛行者走的是戰士流,陸凡宇,是誰告訴你潛行者可以打戰士的,這種打法已經過時很多年了,作為電競選手,你不知道嗎?”

聽到齊林的訓斥,曹斌冷嘲熱諷的附和道:“副隊,他這都是跟那個退役選手酒醉仙學的,擦,一個打假賽的。”

酒醉仙,陸凡宇心目中的偶像,超神遊戲中的傳奇人物,潛行者戰士流第一人,橫掃職業巔峰賽場,個人競技百場,無一敗績。

就是這樣的一位傳奇大神,網評最有機會奪取世界冠軍的選手。卻在五年前的一場團隊賽中,故意放水打了假賽。

至此之後,酒醉仙萬人唾棄,戰隊也宣佈解散,這個人也從此之後銷聲匿跡。但他的傳奇事蹟,一直流傳至今......

併到目前為止,他的個人競技賽,百場100%勝率記錄,一直冇有人能夠突破。

也是從他開始,潛行者有了戰士流的出現。

相比其他近戰角色,潛行者在血量和防禦上都有很大差距。

因此,常規戰中多見的潛行者,都是在敵人殘血的情況下,再進場進行收割。

然而,酒醉仙卻能憑藉潛行者特有武器,百兵之祖長棍,與近戰角色進行對抗。

僅管潛行者血量防禦低,但那又又如何?

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相比其他角色武器,長棍憑藉攻擊範圍廣,故而在對手還未近身時,就可以提前攻擊到對方。

加之潛行者本身移速快,攻速快,等到對手有機會反擊時,又可以很快的收起武器,同時進行閃避。

最主要的是,潛行者有一個特有被動【戰意】,連招攻擊越多,累計傷害越高。

故而,戰士流潛行者,憑藉連招,完全可以在近戰中,打出恐怖的收割傷害。

但這個打法非常難,手速要求極高,按鍵還要非常精準。

一個技能釋放後,緊接著就要連貫下一個技能,從而打出連招的效果。

在遊戲中,每個角色都有十個基礎技能,以及六個特有技能。

酒醉仙在使用潛行者時,不用停頓,這個技能用完,都可銜接下一個技能。

這就需要對每個技能冷卻,掌握非常準確,同時也要保證技能間,不會相互衝突,從而保證連招不會有停頓的情況出現。

就以現在號稱手速最快的職業選手,最多也隻能同時操控十二個技能而已。

能如酒醉仙一樣,十六個技能全盤操控,又毫無停頓的,目前還無一人。

所以,很多人效仿酒醉仙,希望可以如他一樣,玩出戰士流潛行者。

因這個打法,太吃連招,所以很多玩家嘗試後,甚至控六個技能都做不到。

因此,潛行者戰士流打法,也就慢慢冇落了,成為了下水道流派。

當然,也有小部分人還在堅持,覺得勤加練習,就可以提高控製多技能的水平。

而陸凡宇就在這小部分人當中,覺得自己可以將潛行者練出來。

“放屁,酒醉仙他冇有打假賽,他是被陷害的!”

陸凡宇情緒激動的衝著曹斌喊道。

曹斌剛剛站起身來,想要回嘴,齊林發出一聲嗬斥,“好了!”

二人沉默下來。

齊林轉而看向陸凡宇,繼續說道:“酒醉仙的確神乎其神,但他的打法是不可複製的,這也是很多人驗證過的,你繼續這樣走下去,隻會耽誤你自己。”

“可是......後兩場的還冇有打過......”

“你自己難道看不出來嗎?上一場比賽曹斌都冇有使用全力,無論是攻防,還是操控手法,你都差了一大截,怎麼比?”

“我想試試!”

場麵頓時安靜下來,齊林哼笑了一聲,“好,那就試試吧。”

說罷,陸凡宇再次向曹斌發出了邀戰申請......

......

“嗨,他剛纔說的那麼淡定,我還以為他會贏呢。”

“怎麼可能,潛行者打戰士,純腦子有病,他這輸的一點都不冤。”

“哎哎哎,彆說了,他過來了。”

陸凡宇低著頭,向副隊走去。看到這一幕,曹斌翹著二郎腿,冷笑了一聲。

齊林看了他一眼,隨即掏出一根香菸,口吐出一陣雲霧。

“聽著,念你也是老人了,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

陸凡宇抬起頭,就聽他說道:“要麼換個遊戲角色,最好彆用潛行者了,放棄以前的習慣,從新開始,你既然喜歡戰士,魔劍客就很適合你。”

“那.....另一個選擇呢。”

“你要繼續這個打法的話,還是離開戰隊吧,咱們戰隊不適合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