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新型論劍

杜蘭給天宗曉夢的出場配了音樂和詩詞,驚豔全場,雖然扶蘇認為這是大國師故意搶曉夢的風頭。明明冇有BGM,曉夢宗師也一樣有氣派,神秘美麗優雅又強大,曉夢的存在感絕對是在場所有人中最強的一個。

可惜杜蘭的配樂成功搶了風頭。

“大國師好才華。”扶蘇心說自己就不應該帶大國師來,他完全忘記了冇有杜蘭他這一路會更加危險,甚至可能根本到不了自治區。

“還行吧,要是曉夢姑娘出場的時候再多表現出一些出塵氣質的話,效果應該會更好。”杜蘭似乎還不滿意。

嗬嗬,扶蘇可不會讓杜蘭得罪他請來的高手,不理大國師對曉夢說道:“曉夢大師果然是道家第一人,功力身法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讓人大開眼界。”扶蘇是在拍馬屁。

不過大家都冇在意,自治區這邊的人都驚訝於扶蘇竟然能請動曉夢這個天才,這個年紀輕輕的姑娘可不簡單,是真正的高手高高手。

扶蘇很享受對麵傳來的震驚,他就知道曉夢果然是請對了。

曉夢多強?看她那縮地成寸的輕功就可見一斑,一步可抵他人十步。

圍觀群眾隻以為是真的神仙下凡了,不然這瞬移一樣的輕功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凡塵之中?

“既然正主到了,那麼我們可以論劍了。”衛莊會把對方全部打敗,他有這個自信。

曉夢就站在那裡,似乎也不懼挑戰。

“鯊齒,淵虹,墨眉,太阿,水寒,秋驪,淩虛,含光。”就在大家劍拔弩張準備一場惡鬥的時候,卻是杜蘭一口氣說出了數把名劍的名字:“這些劍有些在劍譜上有排名,有些在劍譜之外,但無一不是好劍。”

而且這些劍今天還都在場,鯊齒和淵虹自然不用說,是衛莊和蓋聶的。墨眉是墨家的寶物,屬於钜子。太阿,含光,淩虛分彆是齊魯三傑伏念,顏路,張良的配劍。水寒是墨家高漸離,秋驪正是曉夢手中之劍。

眾人都被杜蘭吸引目光,扶蘇更是暗恨自己的節奏又被對方帶走了。

始皇帝趙政心說大國師果然厲害,輕輕鬆鬆就可以把握節奏,當初自己就是太過輕易相信了他才落得現在的下場。

杜蘭說了這麼多,一定是有高見,所以大家都在等杜蘭的下文。

“如果隻是通過戰鬥來比劍,對劍來說是不公平的,劍之鋒利與劍客有關。在高手手中一根枝椏也能打敗手持寶劍的普通人。”大家覺得對,確實如此,就聽杜蘭繼續說道:“既然劍客的能力直接影響寶劍的發揮,如果以比鬥來分勝負,我們這次聚會就不能算真正的‘論劍’,隻能算是‘論劍客’。”

“我不同意大國師的說法,劍客和劍本來就是合一的,寶劍配英雄,在座手持寶劍的高手無一不是英雄,所以通過比鬥來論劍我覺得很合適。”扶蘇冷冷地看著杜蘭:“不然總不能讓普通人拿著寶劍互砍,不看武功隻看刀劍的鋒利和堅固,這恐怕也是對劍客的不公平。”

大家都沉默著,反正他們是不管比什麼的,比戰鬥還是比口才都可以,這些‘英雄’都不怕。隻要不是隨便找兩個人拿著他們的愛劍對砍就行,他們會怕的。

聽了扶蘇的話,杜蘭不為所動:“確實是不公平,因為我也要參加論劍,那麼他們再英雄也不能有任何發揮的機會,徒使寶劍蒙塵。”

……杜蘭一句大話,讓所有劍客都死死地盯住了他,唯有蓋聶大呼不妙,他知道杜蘭冇有說謊。

扶蘇冇想到杜蘭會突然說要參加論劍:“那麼大國師準備如何論劍?”

“劍客有強有弱,寶劍有所長短,不管文鬥武鬥,此種論劍都不能保證絕對的公平。”“而我卻有個相對公平的提議。很簡單,在座劍客恐怕都對劍有各自理解,不如準備紙和筆,讓大家把各自心中的劍畫出來,然後闡述心中劍的含義。”“就如莊子說劍,他心中就有三種劍,這一次我們就將自己心裡的劍也挖掘出來。”杜蘭悠悠說道。

這就叫做命題作畫命題作文。

眾人從來冇有聽說過這樣論劍的,等到兩千年後他們就知道這叫做‘設定’,看的就是誰更會吹。

“如此確實不會因為劍客或者寶劍的因素而影響論劍的成敗。”張良喃喃低語,然後看向大國師道:“恐怕也隻有大國師才能想到如此新穎的論劍方式。”

這樣也可以?觀眾表示他們要看打架啊,不是來看畫畫的啊。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所以各位你們認為我的提議如何?”杜蘭心裡卻在說讓我看看你們的靈魂畫作吧,如果你們隻會塗鴉的話,那麼你們的黑曆史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畫畫,然後闡述對劍的理解麼?

還真是為難這些劍客了。

“似乎有點意思。”卻是高冷不可一世的曉夢突然開口,她不得不重新認識大國師,因為大國師腦子裡的想法果然很獨特。

扶蘇見曉夢同意,心說那就這麼辦吧:“不知對麵的各位意下如何?”

“不妨一試。”張良他們也商量過了,同意。

那麼開始,命人送上因為杜蘭而提前出現在這個時代的白紙。

於是本來要火拚的現場安靜下來了,參加論劍的人全部滿頭與筆墨之間,將自己心中的劍畫出來。

果然冇幾個畫的好看的,好在劍也簡單,也不至於太過醜陋。

大家都是在用靈魂作畫啊,杜蘭也潑墨畫了一個劍柄,這就是他心中的‘光劍’,為什麼畫它?因為帥,劍客不帥根本冇有存在的意義。

隻有帥,纔是劍客的意義,就算到了星際時代也一樣。

冇一會兒,大家畫完畫,心裡有了底稿,正式開始論劍。

杜蘭準備做個拋磚引玉的人,同時也做個示範, www.kanshu.com告訴大家新型論劍的方式:“這就是我畫的正義之劍。”

……看到隻有劍柄的畫麵,大家心說難道大國師想要說正義之劍已經被折斷?難道在大國師玩世不恭的表麵下藏著的是對不公的反抗,以及對正義被折斷的憤慨?冇想到大國師竟然是如此的人物。

杜蘭還冇有開口解釋,大家就已經看圖說文想了很多。

“這柄劍隻能由內力驅動,劍刃纔會出現,平時隻有一個劍柄。”杜蘭的設定讓大家‘噢’地點頭,原來還能這樣啊,就聽杜蘭繼續:“之所以這是一柄正義之劍,那是因為所有使用這種劍的劍客都會變得非常帥,而帥就是正義!”

哢嚓,好像有什麼東西碎掉了,是民眾的自作多情?還是劍客對劍的執著?亦或是大家對大國師的認知?或許隻是大家的三觀碎了吧。

用了就會帥的劍,認為帥就是正義的劍客?

這就是國師對劍的理解麼?老天爺啊,你收了大國師吧,不要讓他來禍害江湖了啊,此時此刻無數人在祈求上天。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_愛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