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不醉不歸

【反派boss:從東方不敗開始】 【】

“還有一件禮物?”

東方整個人一頓,雙眸微微睜大,夾雜著極其複雜的目光看向花滿樓。

經曆了毀滅之神一事,直麵生死之後,他雖然對有些事情已經看開了一些。

可以與一些親近的朋友,有些許親密的接觸。

並不討厭擁抱,不討厭牽手。

但也僅限於此。

這更不可能代表他,能夠輕易的接受一個男人的心。

單單是這件百花裙所代表的一切,都讓他十分想要逃離此處。

無法讓自己心安理得的去接受。

因為他知道,他不可能給花滿樓想要的一切。

也不可能完全接受自己,嫁給一個男人,整日與男人卿卿我我。

“你……我……”

“我們……”

東方小嘴輕動,想要拒絕,想要說出那些不可能。

可是看著花滿樓那深情、至誠至真的眼神,竟然再也難以說出口。

難以說出那些傷人、絕情的話語。

尤其是連他自己都有點開始習慣這種寵愛,留戀這一切。

因為有著毀滅之神存在,他不知道這一切,未來是不是還會有。

可這種情誼,現在的他,真的無法償還。

看著東方的神情,花滿樓溫和一笑,手掌輕輕抬起,觸碰到東方的臉蛋。

拇指更是緩緩靠近東方的眉眼之間。

輕輕的向著兩邊拂動,彷彿是要拂去東方心中的所有憂傷與悲哀。

在他的記憶中,東方就像是那單純的仙子,自由自在、無憂無慮。

而不是現在這個滿腹心緒、滿腹憂傷的東方。

這讓花滿樓無時無刻,都想讓東方回到過去的那種單純。

“你無需有絲毫的壓力,我亦無需你絲毫回報。”

“我隻是單純的想讓伱開心,想讓你忘記那些悲傷與憂愁,永遠這樣快樂的活著。”

“為此,哪怕是要摘取天上的月亮,我亦不會有絲毫遲疑。”

“你知道麼?當我來到這個世界後,是和你的那些記憶,陪我渡過了無儘歲月。”

“如果不是你,我想我根本堅持不下來。”

“所以,你並不欠我什麼,那些曾經美好的記憶,足以暖人一生。”

花滿樓的聲音如同輕風撩動髮絲般的柔和。

那種深情,讓東方心中越發的糾結。

甚至讓他有種想要忘掉過去的一切,真真正正的做一個女人衝動。

可也隻是一閃而過的衝動。

他知道,自己根本忘不掉。

也根本無法接受。

“本不該是這樣的……”

“可……我所能留下的,似乎也隻有回憶了!”

東方抬頭,瞳孔微微泛紅的看著花滿樓。

深情不該被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辜負,可他卻不得不辜負。

想到這裡,東方臉上卻突然流露出迷人的笑容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去把月亮摘下來吧!”

說著,東方主動拉起了花滿樓的手掌。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反派boss:從東方不敗開始】 【】

接觸到東方那柔若無骨的小手,花滿樓下意識的握緊,頗有興致的道:“好,我們就去把月亮摘下來!”

“嗡!”

隨著言語,二人一白一青的身影,瞬間來到門外,扶搖直上。

輕柔的晚風,吹動著二人的衣衫髮絲,就像是一對仙童玉女一般,飛上了高天。

漸漸消失在那夜色之中。

看著二人離去的背影,兩位侍女仰著頭顱,久久未曾低下。

“少主、少主夫人真幸福啊!”

良久,兩聲帶著羨慕的感歎聲響起。

以至於兩位侍女眸子之中都湧出濃濃的期待。

夜空之上,風越來越大。

尤其是踏出雲層之後,更有著一層劇烈的罡風肆意的狂嘯。

“喂!花滿樓,你騙人!”

“月亮根本摘不下來,我們連靠近都做不到!”

迎著罡風,東方那輕快柔和的聲音緩緩響起。

仙界的日月星辰,皆是天道演化而出。

是規則大道。

想要移星摘月,除非能夠完全掌控天道。

可如今的天道,強大的不是尋常人能夠掌控的。

尤其是一代又一代的證道之人,把自己的大道烙印天道之中,已然成為天道的一部分。

古往今來,有多少證道之人,怕是冇人數的過來。

天道之中涵蓋的何止千萬條大道。

“哈哈哈……那是因為你太好騙了!”

花滿樓輕聲笑了起來,握著東方的手掌,徑直向著天空飛行。

周身道蘊瀰漫,隔絕了那劇烈的罡風。

“你竟敢騙我,信不信我揍你!”

東方轉頭看向花滿樓,口吐威脅,眸子微微圓瞪,臉上卻是滿滿的笑容。

輕風拂過,漆黑的髮絲像是跳躍的精靈一般,在東方那潔白如玉的臉蛋之上跳動。

那一瞬間的風情,何止萬種。

看到這個模樣的東方,花滿樓心尖一顫,手臂微微用力,瞬間把東方拉入懷中。

一隻手臂更是環在東方腰間,相擁著站在無儘的星空之下。

一隻手更是輕輕的撥動東方臉上的髮絲。

“冷不冷?”

花滿樓垂首,星辰般閃動的眸子,直直的注視著東方。

“我……”

感受著腰間的火熱,東方身體瞬間僵住。

以前雖然有著擁抱、牽手,但花滿樓的手掌從未距離自己敏感地帶如此之近。

而現在,那火熱的手臂,以及附在腰間的手掌,完全不敢讓東方有絲毫的亂動。

“你不會想這樣抱著我給我取暖吧?”

東方聲音微顫,臉色瞬間紅潤起來。

想要掙脫,卻發現花滿樓並冇有下一步的動作,隻是這樣攬住自己的腰肢。

這讓東方一顆心漸漸的鬆了下來。

若是花滿樓亂來,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反抗。

“自然不是!”

花滿樓搖頭,手掌一番,一壺酒突然出現在東方麵前。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反派boss:從東方不敗開始】 【】

“喝酒如何?”

說著,花滿樓周身道蘊滾動,形成一層潔白的雲霧。

如同柔軟的毯子一般,靜靜的漂浮在二人腳下。

“好,那就喝酒,不醉不歸!”

東方也不願掃興,微微掙開花滿樓的手臂,徑直坐在白雲之上。

頭頂就是一輪巨大的圓月,身下是百花仙域那繚繞著仙光的夜景。

美輪美奐,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如同身在最美好的仙境一般。

深情無法辜負,如此美景應當也不能辜負。

“好,不醉不歸!”

“說不定還有機會看到瑰麗萬彩的日出!”

花滿樓盤膝坐在東方對麵,手掌輕輕一拂,二人麵前便出現一個紅木色的茶幾。

幾個巴掌大小的酒壺,整齊的排放在茶幾之上。

真有一種不醉不歸的架勢。

“嘭!”

隨著一聲輕響,酒塞被拔開,濃鬱醇厚的酒香,瞬間瀰漫開來。

“好香的酒!”

東方抬手示意,而後輕抿一口,火熱醇厚的感覺,瞬間從咽喉流向全身。

以至於東方的臉蛋,快速的泛紅。

就連眸子都好似有幽泉流轉,攝人心魂。

花滿樓定定的看了東方片刻,也不落後,徑直的飲了一大口。

語氣輕歎的道:“好久冇這麼喝過酒了。”

似乎是有意的配花滿樓一醉,東方放開了一切,不時的輕飲。

哪怕每次飲的都極少,可架不住時間長。

一壺酒下肚之後,東方便感受到腦海一片昏沉,似乎所有的煩惱憂愁,儘皆消失不見。

“不!是好久冇敢這麼喝過酒了!哈哈哈,花滿樓,乾杯!”

東方大笑,一手拉著花滿樓的手臂,一手舉著酒壺放到花滿樓麵前。

聲音如同銀鈴一般,在夜空飄蕩。

不知不覺,東方便已然靠在花滿樓肩上,媚眼朦朧,時而睜開,時而閉上。

就連呼吸,都變得綿長起來。

“一壺酒冇喝完就醉了?”

看著靠在自己肩上的東方,花滿樓輕聲開口,手臂微微用力,便把東方緊緊的擁入懷中。

目光卻遙望向天際,哪裡漸漸泛紅。

一道道霞光繚繞,如同掙脫了黑暗束縛的無儘霞光,展露出無儘的光芒。

不久後,一輪紅潤的大日,徹底撕裂了黑暗,閃耀於世間。

那妖嬈的光芒,讓整個仙界光芒繚繞,霞氣蒸騰。

惶惶之勢,莫不可當,浩浩蕩蕩,一傾儘天下。

花滿樓丟下手中的酒壺,轉身抱起東方,身形剛要下降。

一旁的空間微微一震,而後一道紫色的身影顯露而出。

“你所求之事,紫荊帝尊已然同意,不過那造化仙碑碎片,乃是至寶。”

“你若想要獲取,隻能憑藉自己的力量。”

“而且,機會隻有一次!”

“你要知道在兩尊帝器的鎮壓之下,是如何的困難,有我在,雖然不至於身死,但重創是在所難免的。”

本章未完, www.kansh.com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反派boss:從東方不敗開始】 【】

“你確定要去?”

聽到母親的聲音,花滿樓整個人微微一頓,目光下意識的看向東方眉眼之間。

不知道是不是陷入了夢境,東方的眉頭已然緊緊皺起。

似乎有著難以言喻的痛苦正在發生。

“是!我一定要去!”

花滿樓沉聲迴應,語氣堅決至極。

“也罷,從小到大你都極為有主見,我不會攔你,隻希望你能得償所願!”

花主微微歎息。

兩尊帝器鎮壓,就像是兩個世界的規則交雜碰撞。

聖山之上的危險,並不是用肉眼可以看到的。

“多謝孃親!”

抱著東方,花滿樓微微躬身一禮。

“你叫我什麼?”

花主微微一頓,而後震驚的看向花滿樓。

從小到大,花滿樓對她稱呼,皆是母親的尊稱,從未叫過一聲孃親。

“孃親!孩兒心裡知道你對孩兒的疼愛,也已經接受這一切。”

“隻是以前,不知道該如何麵對!”

“但,您一直是我花滿樓的孃親!”

花滿樓輕聲迴應,而後身體快速下降,徑直的落向百花島。

看著花滿樓的背影,花主神色又驚又喜。

似乎期待這一聲孃親,已經期待了許久。

ps:求月票推薦票打賞!

(本章完)

反派boss_從東方不敗開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