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我都讓你灌醉了

豎日。

“轟……”

一聲劇烈的轟鳴聲,從聖山之上響起。

下一刻,無數碎石炸裂,夾雜著一抹猩紅的血色,如雨般墜落,染紅大片山石。

“發生了什麼?”

感受到聖山之上的轟鳴,整個百花城中,陡然響起陣陣嘈雜聲。

一道道身影,踏著虛空,扶搖而上。

儘皆看向聖山方向。

隻看到那染紅了山石的血色,快速的彙聚。

眨眼間,一道身穿著淩亂白袍的身影,站立在山腳。

其神色沉靜,瞳孔之中閃爍著一絲恐懼與堅毅。

而後再次踏步,向著聖山之上攀爬。

兩件帝器鎮壓,規則大道與世不同,尋常仙人連飛行都做不到。

就算是仙帝之尊步入其中,也要小心翼翼。

“是花族少主!”

看到那道身影,所有人驚撥出聲。

前幾日,花族少主出現在百花城二重天,與三位仙王之尊共同為百花裙銘刻道文。

最終讓那件百花裙蛻變成王器,讓無數人震驚眼熱。

甚至不少人都想要學花族少主那般,打算靜心培育出一件仙器。

若是能夠達到王器層次,就算是消耗百年、千年也異常劃算。

也因此一會,對於花族少主的容貌,整個百花城的所有人都不在陌生。

可如今,花族少主竟然再一次做出驚人的舉動,攀爬聖山。

“他就不怕因此隕落麼?”

有人開口,目露震驚之色。

聖山地處與百花城二重天正中,剛好位於紫荊帝尊、花主的帝宮中央。

被兩件帝器鎮壓,其中的規則、法則,儘皆混亂,卻又達成一種微妙的平衡。

尋常仙人進入,一旦觸動,打破平衡,幾乎會瞬間絞殺隕落。

就算是仙帝之尊踏入,也會被兩件帝器鎮壓。

如履薄冰。

這也是那聖山山巔的至寶,存在至今,也無人敢覬覦的原因。

可現在,花族少主竟然孤身而上,這簡直就是不要命了。

“不!有花主在,少主當冇有隕落之危,可少主為何要攀登聖山?”

“一旦被重創,傷了本源,哪怕有花主救治,怕是也要修養千年。”

所有人舉目看向雲巔之上的兩座帝宮。

可卻得不到任何的訊息。

似乎已然默認了花族少主的所做所為。

“嗒!”

聖山山腳傳來一聲沉重的踏擊聲。

下一刻,無形的波動閃過,花滿樓的一隻腿,還未得及收回,便被那波動絞斷。

整隻腿都被震碎,血色如霧般飛舞。

可花滿樓似乎早有預料,向上一個飛撲,手掌瞬間抓住一塊突出的岩石。

整個人都掛在山石之上。

“嘭!”

陡然,似乎是破壞了其中兩種帝器力量的平衡,那山石直接炸裂。

連帶著花滿樓的手臂也瞬間變成一團血霧。

花滿樓整個人再一次的向下墜落,還未及地,便再次被無形的波動掃中,化作一團血霧,染紅大片山石。

“嘶!”

看到這樣一幕,所有人倒吸口冷氣。

太恐怖了,根本不知道危機在何處,肉眼仙識都無法察覺。

一個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

雖然證道真仙之人,自身之道不滅,人便不會輕易隕落。

可這樣一次次的粉身碎骨之下,極有可能傷及本源根基。

一旦本源根基損傷過重,那或許隻有轉世重修,纔有可能彌補。

“嗡!”

漫天血霧彙聚,花滿樓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山腳。

一顆心臟瘋狂的跳動,臉色更是蒼白至極,眸子直直的看著高達萬丈的聖山。

就像是一座撐天的支柱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怪不得紫荊帝尊同意的如此輕易,這幾乎冇有人能夠輕易抵達山巔,拿到那造化仙碑碎片。”

“可……我必須成功!”

想到東方神色間的悲傷與憂愁,花滿樓神色再次堅毅下來。

與東方相處十餘日,他經常看到東方看著聖山之巔發呆,神色憂傷沉重。

顯然,那造化仙碑碎片,必然對東方有著及其不同的意義。

他不願看著東方這樣,隻有想辦法取得造化仙碑碎片,送於東方。

但冇想到,如今想要從山腳攀爬到山頂,竟然如此之艱難。

萬丈距離如同天塹一般。

“機會隻有這一次,決不能放棄!”

想到此處,花滿樓猛地一步踏出,整個人直接跳躍出去。

踏在一塊山石之上,神色小心至極。

可下一刻,似乎因為自己周身的道蘊引發,這讓兩件帝器的力量再也無法平衡。

“嘭!”

花滿樓隻覺得雙腿一痛,血霧瞬間瀰漫。

可花滿樓卻藉助那炸裂的衝擊力,猛地上升,再一次抓住一塊山石。

“呼!”

花滿樓輕呼一口氣:“看來不能輕易運轉大道了,不然會很容易打破這聖山上規則大道的平衡。”

隻是花滿樓一口氣還未喘勻,一道無形的波動掃過,他的身體再次化作一團血霧飄落。

看到這樣一幕,所有人儘皆下意識的轉頭。

神色間滿是震驚與不忍。

隻是短短片刻,花族少主的肉身便被震碎了數次。

這麼下去,怕是有著隕落之危。

這根本不是普通仙人能夠涉足的。

“哎!”

帝宮之中,花主透過虛空似乎也看到這一切,微微歎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卻冇有絲毫辦法。

造化仙碑並不是她獨有之物,而是她與紫荊帝尊共同獲得。

紫荊帝尊答應給花滿樓一個機會,已經算是格外開恩了。

而花滿樓做出的決定,哪怕是她這個孃親,也很難改變。

“哼!這一次你要是還拿不下未來媳婦……我就要動點手段了!”

“受了這麼大的苦,這媳婦決不能丟!”

花主咬了咬牙,看向百花島方向,似乎透過虛空看到沉睡在床上的東方。

時間流逝。

從天明到天黑,金烏、玉兔流轉。

而整個百花城二重天的虛空,已然站滿了無數人。

所有人神色帶著濃濃的不忍,看著那一次次從山腳攀爬的花族少主。

“花族少主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麼下去,本源都會被重創的!”

“花主為何也不管管!”

一聲聲議論聲中,無數人的注視之下,花滿樓的身影,一點點的向著聖山之巔前行著。

萬丈距離,放在尋常之地,片刻即達。

可在這聖山之上,足足十餘日,竟然才堪堪抵達山腰,距離山頂還有大半距離。

而每一步都需要付出血的代價,一不小心便會跌落山腳。

數日後,百花島彆院。

東方的房間之中。

“不!不要再殺了!”

一聲急促的聲音,從東方口中爆發。

下一刻,東方的身影陡然從床上坐起,滿頭的冷汗。

其眼前毀滅之神那一舉一動似乎格外的清晰,加上腦海中的毀滅天書的字跡流轉。

東方竟然覺得自己的毀滅規則,有了不少的進步。

“混蛋……睡個覺都不能安生。”

東方暗罵,眉眼間的憂傷緩緩流淌。

那些記憶太過刻骨銘心,這讓東方想要遺忘都做不到,隻能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的折磨。

“少主夫人,你冇事吧?”

就在這時,兩位侍女匆忙的從門外,小跑而至,擔憂的看著麵前的東方。

二人腦海之中,傳音之聲,接連響起。

“少主不是說,少主夫人飲用了千日醉,至少要沉睡月餘麼?”

“怎麼這才十多天便已經清醒?”

“這誰知道,還是快想辦法安撫住少主夫人吧!”

兩位侍女眼神流動,一臉的不知所措。

千日醉乃是極其有名的仙釀,尋常仙人飲用,可醉千日不醒。

就是證道真仙,也需要月餘才能清醒。

可眼前的少主夫人,竟然隻是區區十餘日便已然轉醒。

這讓她們二人有點戳手不及。U看書 www.sh.com

“我冇事……”

看到兩位熟悉的侍女,感受到身上冇有絲毫異樣,東方微微鬆了一口氣。

目光掃視一圈,眉頭卻微微皺起。

他並冇有發現花滿樓的身影。

以前,每次醒來,他第一眼看到的可都是花滿樓。

想到此處,東方看向兩位侍女,詢問道:“花滿樓呢?”

兩位侍女對視一眼,不知道該如何說。

片刻之後才猶豫的迴應道:“少主去為少主夫人準備禮物去了。”

“禮物?”

東方陡然想起花滿樓的言語,彷彿就在昨日。

更是想起了一起於夜空之下飲酒的場麵。

那可是他第一次放下所有防備,冇有絲毫顧忌的飲酒,並喝醉。

一道古怪的念頭,突然浮現在東方腦海之中。

“我都讓你灌醉了,竟然什麼事情也冇發生?”

ps:求月票推薦票打賞!

(本章完)

反派boss_從東方不敗開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