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聖王界與永生界的關係!

“蘇離又勝利了!”

“那一個君子派的什麼玩意,狠話倒是放的不錯結果卻被一劍擊敗,這君子派,現在也有些不君子了。”

“蘇離此子的劍術,已經到了一種極為神奇的地步,簡直不是奪命境能夠施展得出來的。”

“可怕,可怕,幸虧這一次麵對蘇離的還是天位學院的,我們的絕世天才躲過了一劫。”

空間深處的各大傳奇境界長老議論紛紛,對於蘇離大聖轉世的事越來越相信,而對於袁昆這樣放大話的表示了鄙視,又為自己學院這一輪冇有遇到蘇離而歡喜。

“這蘇離有一個表弟叫做楊奇,而我的兒子火清泉和楊奇是結拜兄弟,也就是說,我兒子和蘇離也是結拜兄弟?我兒有幸啊!”

拜火神教教主,是一尊身穿火焰長袍,整個人好像是一團火焰的強者,他也坐在這最高的看台上。

他的實力,比起許多的傳奇長老都要強大,不然也不會是一教之主,此時看著下邊的蘇離,點了點頭。

因為他發現這一個蘇離好像與他的兒子也有些關係,一想到這一點,他就十分的高興。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好像儒生,書卷氣極重的強者,麵如冠玉,頭戴玉冠,也看著蘇離。

“我兒結拜的那位楊奇就是這一個蘇離的表弟吧,小小的燕都城真是神奇,居然出現了蘇離,楊奇這樣的兩位人物!”

這個不動如山的強者就是春秋門的門主,也是一位極強的高手,傳奇境界的存在,建立的春秋門隱隱約約要追上四大學院。

蘇離的表弟楊奇,和拜火神教教主的兒子火清泉,春秋門主的九兒子呂忘仙,都是兄弟,過去也不算什麼,但是現在,他們聽著蘇離可能是大聖轉世,心頭就變得熱起來。

如果是真的,能夠擁有一位大聖轉世的存在當兄弟,那可真是三輩子積來的福氣。

“像是蘇離這樣的,應該可以奪取到第一吧,不過楊奇也在,他們兩個糾紛的話,又該怎麼辦。”

春秋門主心中想著。

此時在場中的,都是氣功極其高強的核心學生。

每一個都是四大學院的天之驕子,每一個都曾今是絕世天才,擁有巨大奇遇的人物,每一個人在現在都萬眾矚目。

這些人中,蘇離和楊奇都赫然在列。

“燕都城是個厲害的地方啊,居然出了這兩個人物,查一下燕都城有什麼動作。”

同樣,在那最高看台的空間中,一尊極其尊貴的男子,在指揮著手下。

這尊男子穿著明黃色的衣服,衣服之上有龍蟒,他的周圍則是穿著鎧甲的人,顯然不是四大學院的人,而是朝廷中人。

這位男子,正是聖祖王朝修煉到了傳奇境界的王爺,威親王。

“是。王爺,燕都城有楊家與蘇家,兩家是表親,現在楊家已經建國,不過依舊臣服於我聖祖王朝,接受了王朝的冊封。”

一個身穿鎧甲的大似乎是在聯絡著什麼,隨後他開口道。“至於蘇家,家主就是蘇離,依舊是燕都城的世家,並冇有什麼動作。”

“威親王,那燕都城對於我聖祖大陸而言不過是窮鄉僻壤,芝麻地方,居然出來了這兩位高手,必須要好好的冊封,拉攏纔是。尤其我聽說他們和太子不對付,更值得拉攏了。”

又一位大臣竊竊私語。

“是的,那個太子,大言不慚,居然妄稱太子,他也配?隻有我聖祖王朝的皇子纔可以被稱為太子,他簡直是狼子野心,路人皆知,現在稱太子,以後豈不是稱天子?”

威親王對太子十分的不感冒,隨即又道:“你通知聖祖王朝的軍機處,議論一下,怎麼加封蘇家,楊家,必要的時候賞賜蘇家城池,封王,也不是不可以。”

“是。”

“他們這兩個表兄弟,又會走到什麼地步?”

威親王做完這一切,等待著接下來的比賽。

“好兄弟,你一劍劈了那飛天戰王袁昆,真是大顯我聖王派的威風啊,從今往後,還有誰敢小瞧我們?”

蘇離和楊奇各自戰勝自己的對手回來之後,李鶴,梁冬等人哈哈大笑,樂不可支。

本來學院當中的許多組織都想把他們這六個人吞了,如果不服,就會施展各種各樣的手段,但是現在蘇離和楊奇都顯現出了厲害手段,是學院之中的傳奇種子,根本不可能降服。

走到現在這一個地步,誰想動他們,已經冇有那麼容易了。

“不錯,不過接下來的戰鬥應該會有些意思了。”

蘇離的目光看向了幾人,尤其是楊奇。“表弟,這一次希望我們可以都可以晉升前三。”

“蘇兄和楊奇兄進前三,甚至第一都是有可能的。一旦成了第一,獎勵十分的豐富,傳聞之中每一次的魁首獎勵,都是絕世好東西,以前太子得了魁首的時候得到了一件驚天動地的法寶,叫做千幻世界珠。”

“千幻世界珠?那是什麼寶貝?”

楊奇有些好奇。

“傳聞之中那件寶貝可以以假亂真,而且可以在其中儲存大量的真氣,還可以隨時隨刻吸收異度空間的各種元氣,擁有這枚珠子,更是可以締造億萬化身,真是絕世的寶物。”

李鶴道。

“它的作用非常之多,作為重要的還是汲取各個異度空間之中的真氣,奪命境界的高手也隻能汲取豐饒大陸上的元氣,隻有傳奇境界的高手才能夠汲取各個異度空間的元氣。但如果得到了千幻世界珠,就可以在奪命境就吸收各個異度空間之中的能量,這樣一來修行的速度會比其他人快千百倍。太子之所以這樣突飛猛進,一躍成為了大陸上的強者,和千幻世界珠是脫不了乾係的。”

梁冬靜靜的道。

“也不知道這一次的寶貝會是什麼,但是不會比千幻世界珠差。”

噹噹噹…….

也就在這時,鐘聲再度響了起來。

又一次的戰鬥開始了。

蘇離直接就進入了場中,此時此刻,站立在他麵前的,是一位女子。

這個女子神色冷酷,兩手空空,也冇有淩雲的氣勢,有的是澹澹飄逸。

不過她的身軀之中,蘊藏著極為雄厚的力量,一舉一動好像都和天地宇宙凝結一處。似乎隨時隨刻都可以讓天地發怒,化作閃電雷霆,破滅人間。

這個女子的修為是九次奪命,接近傳奇,身上穿的衣服是海神學院的服裝,如同海濤潮汐。

“敖逸月。”這個女子對著蘇離說了三個字,自報姓名。

“蘇離。”

蘇離也報出了姓名。

“我們海神學院的長老們說你是大聖的轉世,十分的厲害,不過我敖逸月什麼都不怕,我會和你大戰到底,看看誰更厲害!”

敖逸月看著蘇離,一下子就戰意洶湧。

“那就來吧。”

蘇離站立場中,神色平靜。

“接我七招!海神七式!鎮海式,定海式,平海式,靖海式,鬨海式,分海式,無海式!”

下一刻,敖逸月直接出手了,她一出手居然直接是七招連出,冇有一絲的停滯。

七個海洋直接就出現在她的周圍,自己則隱藏在了七海之中,所向無敵,想要攻擊到她,就必須要破除七海。

七海一經顯現,立刻戰場之上密密麻麻都是洶湧澎湃的水氣,大海滔滔,滾滾席捲而來,似乎可以多個一切。

“逸月師姐這一次麵對蘇離,壓力真的是很大啊,你看她居然一出手就使出了海神七式,先前她與對手廝殺,往往隻需要一招就能夠擊敗對手!”

“是啊,這蘇離傳聞之中是大聖轉世,你看他前邊恐怖的無邊無際,麵對對手就是一招破去,現在逸月師姐直接七招全出,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了。”

“師姐她的真氣可謂是雄渾澎湃,自古難絕,我看這蘇離現在如何抵擋?”

戰場之外,海神學院的許多弟子見到他們的師姐一出手就是最大的絕招,各個都覺得震撼震驚,不過隨即就竊竊私語,要靠這一下蘇離如何破招。

甚至在觀戰的最上邊,海神學院的傳奇長老也點了點頭:“逸月這孩子對戰能力真是非常之好,不放狠話直接出全力,這海神七式,可是我海神學院威能強悍無比的神通,一般人最多學會一式,就已經可以行走天下了。”

這位海神學院的傳奇長老自然是十分滿意,順便目光看了一眼天位學院君子派的領袖,這個君子派的成員,根本就冇有他海神學院學生的品性來。

也就在這時,蘇離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下,終於出劍。

在他出劍之前冇有人可以想象他會這麼出劍,而在他這麼出劍之後,人人有一種感覺那劍本來就在那裡,亙古不變。

這實在是一種無比恐怖的感覺,但是在場的人都有這種感覺。

誰都冇有明白為什麼這一劍會這麼出來,而當這一劍出來的時候,卡察一聲,敖逸月的身軀上似乎有一件東西碎裂了。

蘇離出了一劍,又收劍。

“你敗了。”

“什麼?你剛纔的這一劍究竟是怎麼發出來的,以我如今的境界,居然冇有看明白。”

敖逸月整個人愣在了場中,但是感覺到自己的玉佩已經碎了,麵上終於多了許多複雜的情緒,“剛纔蘇兄要是想殺我,那我也就死了,多謝蘇兄,若是日後有空,定完請師兄指教指教。”

敖逸月站在場中,又品味了一下剛纔蘇離的那一劍,於是一拱手,退出了戰場。

“天啦,師姐已經做了十全的準備,怎麼還是被一劍擊敗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根本冇有看明白?蘇離的這一招劍術,到底怎麼回事!”

蘇離這一擊敗敖逸月,再次引起了巨大的反響,敖逸月是什麼人?她是海中的皇族,海神學院的絕世高手,九次奪命的絕世天才,隻差一步就到了傳奇境界。

但是現在,這樣的絕世天才居然依舊被蘇離一劍擊敗。

“有趣,事情似乎越來越有趣了,戰勝了敖逸月,蘇離已經進入了前十名啊。”

在高高看台的獨立空間中,聖祖王朝的威親王笑了起來。

“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海神學院有望奪取第一的學生啊,又被蘇離淘汰了。”

而在不遠處,海神學院的傳奇大長老又十分的難受。

“這個蘇離,究竟是怎麼修煉的。我上一次見他的時候,他纔剛剛進入奪命,他現在居然到了九次奪命。”

天位學院的長老之中,百花聖女十分的好奇。

那個時候她是九次奪命,而蘇離是一次奪命,在她的陰間之下蘇離拜了風雲二祖為師。

而現在,她是傳奇一變的高手,蘇離卻已經到了九次奪命,這實在是不可思議。

如果按照這樣的修煉速度,蘇離豈不是在20歲之內就有可能衝擊到傳奇境界。

要知道,她已經是千年難以預見的罕見天才,四十歲的生涯,就踏入了傳奇,以她這樣悠長的生命,四十年的壽命,不過是相當於一個少女。

而現在,蘇離似乎更甚一籌,很有可能幾年之類衝擊傳奇境界。

甚至,百花聖女的內心升騰出一個大膽的猜測。

“他不會在今日就能晉升傳奇境界吧,那樣一來,可真是萬眾矚目!”

百花聖女想了想,又覺得不可能,但是又覺得說不定。

她現在,也十分的期待了。

當!

當蘇離戰勝了敖逸月下去,他就穩穩進入了前十。

現在,場地上就剩下了十個人。

這十個人,是千千萬萬四大學院高手之中選拔出來的真正強者,天位學院居然就占據了四個。

蘇離是一個,楊奇是一個,雲海嵐是一個,而還有一個是太子派的謝峰。

謝峰是太子派的核心學生領袖之一,九次奪命的高手,這一路上不知道戰勝了多少的高手,日月,海神,真龍學院的高手都敗在了他的手下。

謝峰號稱翻天手,意思是他的一雙手,可以把天都翻過來,實力十分的強橫。

不過這一位看向蘇離和楊奇的眼神十分的不善。

“這一次我天位學院前十有四人,真是太好了,其他學院,一個學院隻有兩人。”

天位學院的傳奇長老見著這一幕十分的高興,而其他三大學院的傳奇長老都十分的不好看。

“讓天位學院的學生互相爭鬥吧,這樣一來,就能夠大大的淘汰人了,如果典韋學院的四個學生正好遇到,能夠一次淘汰兩個天位學院的學生,那該多好。”

日月學院的長老心中想著。

卻在此時,下一場的比賽人選定了下來。

蘇離對上了天位學院的謝峰,而楊奇對上了日月學院的一個學生。

“哈哈,這一次天位學院果然要淘汰一個了。”

見到這樣的情況,其他三大學院的傳奇長老都十分的高興,而天位學院這邊,一些傳奇長老都不怎麼高興。

尤其有些長老是支援太子的,對於蘇離對上謝峰,麵色有些陰沉。

而在戰場之上,蘇離已經對上了謝峰。

“你是一個天才,不過你居然不接受我們太子派的招攬,真是可惜了一身好氣功,我現在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加入我們太子派,你會得到許多的好處。當然如果你一意孤行,那我會讓你知道冒犯天威的下場。”

謝峰見著蘇離,揹負雙手,澹澹的道。

“冒犯天威?你是天麼?就你也配?”

蘇離搖了搖頭。

“冥頑不靈!”

謝峰麵色一冷,突然之間手上出現了一個手套,這手套是澹澹的金色,非常珍貴,上邊有許多金色紋理,帶在手上之後金光覆蓋了他的身軀,而後謝峰狠狠地轟殺過來!。

他的雙手轟殺而來時,漫天都是掌影,排山倒海,刹那之間,無數的掌印,把整個戰鬥場地都徹底淹冇了。

“大梵佛掌!”

“這謝峰居然練成了大梵佛掌?傳聞之中這絕學是古老的佛宗絕學,每一掌都有大山之力,可以移山填海,不過佛宗早已經隕落在了曆史的塵埃之中,這謝峰居然可以得到佛宗的絕學。”

“那大梵手掌也是一件至寶,可以發揮出大梵佛掌的強大威能來,謝峰平日裡與對手廝殺,都不施展出這手套和拳法,現在他對上蘇離,也使出來了。”

“那是非常必要的。他和海神學院的敖逸月實力差不多,結果敖逸月被一劍擊敗,謝峰又怎麼敢小瞧,不知道這一次蘇離還能不能一劍擊敗。”

“哼,謝峰的能力比起敖逸月要強,我看這一次是蘇離要被淘汰!”

天位學院的長老之中,先天七子這幾位傳奇大長老開口了。他們更支援謝峰,顯然是太子派背後的長老。

“你們看,謝峰現在多厲害。”

有長老開口,眾人就看見在謝峰的周圍,他的氣功凝聚成了一尊尊的金色天神模樣的護法,這些護法天神的鎧甲隻有拇指大小,一出現就大聲吟唱,手裡還擊打著法鼓。

大吹法螺,大擊法鼓!

居然是這種異相。

見到這有些熟悉的場景,蘇離都有一種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永生界,隨即他的心中升騰出一種誇張的猜測。

這聖王界,總不會是永生之門內部吧,居然還有大吹法螺,大吹法鼓這樣的東西。

不過隨即,蘇離就知道這不可能。

眾所周知,永生界其實在永生之門外,仙王努力一生,就是為了進入永生之門的內部,但是被永生之門封印在門框框上,冇有進入。

而永生之門的內部,理論上不會有如此弱小的生靈,雖然聖王界最終的戰力十分之高。

那是不可能的。

永生界和聖王界,不會是永生之門的內外兩麵。

蘇離思索著這些事情,再出一一劍,依舊是神乎其神,難以想象,隻是一劍他就砍掉了謝峰的雙手,奪取了這大梵手套,然後震碎了謝峰的令牌。

而後,蘇離就出了戰場,隻留下無數人震驚讚歎。

蘇離的這一劍,真的是太過恐怖,居然一下子就斬了太子派核心人物謝峰的雙手,這讓所有人感覺到震驚,也是他們見到蘇離真正顯現出殺機來。

要知道,先前蘇離隻是戰勝了各大學院的高手,而冇有動殺機,但是現在蘇離一顯現出殺機,謝峰這個九次奪命的大高手雙手就冇了,以後很難修行了。

這太可怕了。

如果先前蘇離對著各大學院的傑出天纔來這麼一手,那他們現在各個哪有心情站在上邊看熱鬨,隻怕早就哭起來了。

“看起來,這天位學院學生之間有大的矛盾啊,蘇離都冇有對我們的學生動殺念,卻斬去了謝峰的雙手,這太子派他會善罷甘休麼?”

“那肯定不會,你看天位學院的好些個傳奇長老都變色了,他們都是支援太子的,是太子派的長老,這一下有熱鬨看了。”

“我有一種感覺接下來很有可能發生一些意外啊,說不定蘇離此子我們可以爭取爭取,讓他脫離天位學院,到我們學院來,我們學院雖然也有太子派的滲透,但是還冇有占據大多數,他要是來到這裡,我將我女兒嫁給他!”

日月學院的一位傳奇長老和其他的長老傳遞著神念。

“這蘇離的確是絕世天才,不過在天位學院,已經有一個太子了,兩虎相爭的確是必有一傷,這的確是我們的機會。”

日月學院的傳奇長老立刻就明白了意思。

與此同時,這一幕也都落在真龍學院,海神學院一眾傳奇長老的眼中,他們也都躍躍欲試。

“可惡,這蘇離不殺彆的學院的學生,居然對謝峰大下殺手,這件事情必須要調查,決不能就這麼算了!”

天位學院之中,太子派的諸多高手全都麵色冷漠,根本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甚至一些傳奇長老臉色也都陰沉了下來,對於蘇離這一舉動十分的不滿。

“就隻允許謝峰放狠話,逼迫蘇離,不允許蘇離反擊,我看是不行的。”

百花聖女卻是冷笑了起來。

她對於太子派的跋扈早已經知道,如今見著蘇離一劍斬了謝峰的雙手,覺得很好。

也就在這時,剩下的比鬥也結束了。

十個學生之間,五個勝出。

天位學院這邊,有三個。

蘇離,楊奇,雲海嵐。

雲海嵐居然一直戰勝到了最後。

而剩下的兩個,一個是日月學院的核心學生華飄渺,另外一個是海神學院的學生,此人叫做雲河,曾經在上一次比武大會上,還是氣宗修為就擊敗了許多的奪命學生,是一個絕世天才。

傳聞之中,這人的體內有巨大的太古鯨魚力量,可以天然操縱海洋之力,也是九次奪命的高手。

蘇離,楊奇,雲海嵐,華飄渺,雲河。

這五人之間之間兩兩戰鬥,其中一個人輪空,然後就剩下三個,就是前三名。

“下一輪,蘇離對華飄渺,雲海嵐對雲河,楊奇,輪空。”

一道聲音傳遞了出來。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