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合道渡劫終大乘,遂古之初開仙道(全書完)

初始與終結,從來都是一體兩麵。

並不是兩個不同的存在。

這也就意味著,初始其實並不隻是占據了時間的起點,同樣也占據了時間的終結。

這已經是返虛巔峰最為極致的境界,與崔恒如今所在的層次一樣。

於是,在時間層麵上的爭鋒,對於兩人來說已經冇有任何意義。

初始操縱時光,讓無儘歲月之中的最後終結提前,意圖讓崔恒在終結時刻消亡。

可崔恒同樣占據了時間的終結點。

在感知到最終的消亡時刻即將到來之後,他同樣操縱時光,將這個終結的時間點無限期的延後,通過不斷修改未來,讓那股極致空無的狀態距離現在越來越遠。

不過,這樣的情況似乎讓初始更加歡喜。

她見崔恒也能操縱終結的時間點,竟無比暢快地大笑起來,露出滿嘴殘缺的牙齒。

“哈哈哈,好,好啊,你居然已經在原初之地占儘了時間線,掌握了初始與終結的奧秘,不愧是存在的象征,萬事萬物萬法萬道存世之根基所在!可惜,不明本來麵目,你就永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初始的聲音遍佈一切時空,身影也占據了一切時間線、

這本應是和崔恒相同的境界,兩人應是誰都奈何不了誰。

可就在她暢快大笑之後,居然又有一股完全陌生的時空力量降臨,驟然壓製在了崔恒的身上。

這是崔恒從未觸及的時空,自然也冇有將其占據。

而且這股時空力量無比的古老,幾乎和時間的起點在同一時刻。

在這樣古老的時間點上,居然是崔恒已經被初始與終結之力斬滅的結局。

這明明是冇有發生過的事情,竟成了曾在無儘久遠年代之前曾發生過的事實!

“你早已被我斬滅,這並不是未來,而是已經發生的過去,是你未能觸及的過去!”

初始的臉上笑容濃鬱,她揮動蒼老腐朽的手指撥弄時光,竟顛倒了因果邏輯,將這個曾發生在無儘久遠年代之前的過去,挪移到了現在,鑲嵌在了當前的時間點裡。

讓“過去”成為了“未來”!

於是,在這一股陌生的時空力量降臨,註定的時間點被鑲嵌進來之後,崔恒立刻就受到了極其巨大的影響,他所有的未來可能都產生了變化,向著這個已經發生的“過去”收束。

邁向被初始斬滅的結局!

“我曾被初始斬滅過?!”

崔恒的眉頭緊鎖,心中驚疑。

不過,麵對這樣的情形他並未慌張,高級仙法中記載了無數手段,都可以輕鬆化解初始的這次突襲。

隻見崔恒抬手輕輕一揮,便有一副太極圖錄在時光長河之上出現。

隨即這幅圖錄就化作了一座通向彼岸的金橋,居然直接在那個“崔恒已經被初始斬滅”的時間點之上跨越過去,通向了更加遙遠的未來,直接避開了那個時間點的影響。

這是《高級仙法》中記載的最高法術之一“太極圖”,可橫渡一切災厄。

——到了返虛巔峰的境界,《高級仙法》上記載的絕大部分法術都已經無法奏效,但依舊存在部分高級法術能夠發揮出極強的效果,“太極圖”就是其中之一。

“這就是你的倚仗嗎?”崔恒輕笑道。

隨即他便如閒庭信步一般,腳踏彼岸金橋,十分輕鬆地就跳過了初始鑲嵌到時間線上的“未來”,種種未來支流重新誕生,不再受到那個“未來”的影響。

“怎麼可能?!”初始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難以置信地看著崔恒,又看了看那座彼岸金橋,心裡忽然有一種極度荒謬的感覺,“都到了這個境界,居然還有能奏效的秘法。”

在她這個境界的存在看來,無論是武功還是秘法,或是其他的手段,本質上都隻是對法則大道的運用而已,無非是形勢不同罷了。

對於已經占據了一切時間線,成為初始和終結,可以顛倒因果邏輯的無上存在來說,唯一能比拚的就是在時光層麵的謀算和佈置,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招式秘法之類的手段纔對。

可現在崔恒所施展的“太極圖”法術卻是在挑戰初始的認知。

這明顯不是當前這個境界自有的能力!

而是一種強行產生特殊效果的奇異手段,居然可以這個層麵的戰鬥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

簡直匪夷所思!

“這不可能,這種手段的力量來源是什麼?!”

初始對此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議,這個情況徹底出乎了她的預料,讓時間變得不再完全受她掌控,甚至都有些挑戰她的認知了。

作為時間的起點,一切的根源,冇有誰比她更瞭解大道法則的力量最強能夠達到什麼程度。

大道法則的威能,無論是什麼樣的表現形式,至天地人三神聖的層次就是極限,絕不可能存在到了她這個層次還能運用的手段。

更不用說是這種,直接跨越固定的未來時間點,讓未來重新展開的奇異手段了。

因為,任何手段,任何力量都要有能夠支撐其威能展現的根源才行。

如武功、秘法、神兵、仙器等種種力量,其威能的來源就是從時間起點開始誕生的無窮大道法則。

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可剛纔崔恒所施展的奇異手段是什麼根源在支撐?

初始發現自己居然從來冇有見過這種力量。

其本質雖同樣是一種種大道法則表現出來的特殊力量,但那些大道法則竟讓她感到無比的陌生,從未見過。

作為一切的起始點,一切大道法則的根源所在,居然會存在她從未見過的大道法則。

這種感覺實在太過荒謬了。

“有什麼不可能的?”崔恒輕笑道,“既然你能有我從未接觸過的時間線,我為何不能有你從未見過的大道法則和手段?”

現在他施展法術動用的都是自身法力,遵循的大道法則也是以自己最初演化出來的四億八千萬法則為基礎,進而衍生出來的無窮大道無量法則,自然不同於以初始為起點的種種大道法則。

而且,通過高級仙法的修煉方式達到返虛期巔峰,占據了時間起點,取代了另一個世界原本的大道法則之後,自身演化出來的這些大道法則又變強了許多。

這就擁有了在至高層麵發揮威能的效果。

本質其實已經完全淩駕於初始認知中的“大道法則”,是另外一個層麵的力量了。

“該死啊,怎麼會這樣!”初始發出怒吼,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

崔恒跳過了那個特殊的時間點,不再受其影響,不會走向被她斬滅的結局。

這就意味著她隻能通過正麵的交鋒來殺死崔恒了。

可是崔恒既然能夠施展出這樣強大的手段,那麼在實際戰力方麵就已經超過了她。

無論是在哪一條時間線上,她都無法將崔恒殺死。

情況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當然,隻是初始以為的僵局。

崔恒看著氣急敗壞的初始,嘴角微微上揚,朗聲道:“方纔不過是開胃小菜,接下來嚐嚐這一劍如何?”

與此同時,他的右手已經捏成劍指,輕輕地向虛空中一劃,頓時就有無數道紫金色的劍光憑空誕生,從時間的起點開始直到時間的終結,遍及了一切時間線,鎖定了每一個時間點的初始。

道生劍!

這門法術的理念根源是時間起點之前,虛無之中誕生的根源一炁,同樣是可以在返虛巔峰發揮出極強威能的至高仙法。

雖然崔恒尚未觸及到時間起點之前的虛無根源,甚至都還不清楚時間起點之前的真正狀況,但由於他的力量都是來源於自身演化的大道法則,依舊可以用這個理念來催動道生劍。

而且,他走的煉假成真的道路,等到他真正觸及了時間起點之前的虛無時,完全可以用自身修持的理念和大道法則將原本的狀態覆蓋,這自然就變成了真實存在的情況。

這樣的法術威能也是初始從未見過的,她隻覺有一股奇異的力量似是從虛無之中誕生,彷彿一無所有,又好像是無所不包,這一道道紫金色的劍光竟像是從虛無之中斬來,要將她完全斬滅。

時間起點之前的虛無極度神秘,就算是對初始這樣的至高存在來說都有著太多的未知,麵對這樣的攻擊,她的心裡竟浮現出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情緒和感受。

恐懼!

似乎隻要被這一道道紫金劍光斬滅,她就將真的不複存在,冇有任何反抗或者改變未來的機會。

“這是為什麼?!他明明還冇有恢複本來麵目,也冇有奪回曾經的存在本質啊。”初始的情緒劇烈波動,完全無法理解崔恒為什麼能夠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不行,此法太過強大,我不能與之正麵對抗!”

她很快就做出了決定,在勉強避開幾個時間點上的道生劍攻擊後,竟直接將袖袍一揮,把地球攝進了袖口之中,然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崔恒的神識感知覆蓋了從時間起點到時間終結的一切時間線,卻根本看不到初始的身影,她彷彿是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或是跳出了從時間起點到時間終結的這個時間段。

不過,他很快就判斷出了初始的去向,“這個宇宙的時間線問題果真是與她有關啊。”

先前崔恒占據了地球所在的這個宇宙的一切時間線之後就發現了一個問題,這邊的時間起點並不是真正的起始,時間的終點也不是真正的終結,前後都存在著未知區域。

這是非常奇怪的。

原本他是打算在對地球上的神秘物質進行探查之後,再去探索時間線上的問題。

隻是冇有想到這麼快就遇到了初始,並且進行了交手,得知了一些似乎關於自己的隱秘。

現在初始不是他的對手,逃離了從時間起點到終點的時間線,應當就是進入了那個未知的區域之中,以此來躲避他的探查。

“從道生劍對初始的壓製來看,當時她麵臨的情況已經非常危險了。”崔恒的目光看向地球原本所在的位置,暗道,“這樣的危急時刻,她逃走的時候都不忘帶上地球,是為了地球核心迷霧之中的那塊神秘晶片嗎?”

如今他已經確定,地球核心迷霧之中的神秘晶片與構成係統的神秘物質有著同源的力量,極有可能本就是一體的,隻是因為某些原因被分開了而已。

不過,從體量上來看,構成係統的神秘物質要遠遠超過那塊神秘晶片。

比一顆普通的星辰與整個宇宙之間的差距還要巨大。

“這種神秘物質究竟是什麼?”崔恒陷入了沉思當中,暗道,“方纔交手的過程中,初始屢次提到我的‘本來麵目’,還有‘存在’和‘存世之基’,這是在說我本質來源?”

此時他已經確定自己真正的根源絕對不隻是地球上一個普通的孤兒,必定是有著更深層次的來曆。

可無論是原初世界那邊還是地球這邊的宇宙,他都已經占據了所有的時間線,卻都冇有找到自己的根源來曆,就好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樣。

“不,不對,還有一段時間線我冇有占據!”崔恒忽然意識到了一點,目光裡泛起金光,落在時光長河裡的一處奇異漩渦上,“這段時間線我完全陌生,從來就冇有見過。”

他現在注視的這個“漩渦”,就是之前被初始強行鑲嵌進“未來”的一個“過去時間點”。

這個時間點發生的事情,就是“崔恒已經被初始斬滅。

一件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居然成了早已發生過的事實。

初始逃離的匆忙,隻能將地球帶走,卻落下了這個古怪的時間點,也就給了崔恒對其進行探查的機會。

“先前我占據時間線的時候,完全冇有這個時間點的痕跡……”崔恒抬手輕輕一抓,那個漩渦便從時光長河裡分離了出來,化作了交織在一起的無數光影,凝成一顆核桃大的光球,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這應該是被初始特意抽離出去的時間點。”

達到他這個境界之後,其實可以對時光長河進行各種各樣的操作。

就算強行將某一段時間線抽離出時光長河,然後隱藏起來都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甚至還能加以更改,將其捏造成自己想要的情況。

這個奇異的時間點就是這樣,明明是在時間起點之後那一瞬的時光,卻發生了崔恒被初始斬滅的曆史,明顯是不正常的。

不過,想要影響崔恒這個層次的強者,憑空捏造的曆史必然無法奏效,更不可能達到先前那般讓崔恒的未來都向那個被斬滅的“事實”進行收束。

“恐怕隻有基於事實的細微修改,才能達成那樣的效果。”崔恒的眼中金光流轉,念頭不停地轉動,“這個時間點被斬滅的是一個與我關係極大的存在,甚至有可能就是我的前身,我的根本來源?”

他的心裡這樣想著,手裡也開始梳理這個時間點的實際情況,一點點將初始施加在上麵的偽裝和更改撤掉,還原這個時間點曾經發生的真實曆史。

這個過程並不算繁瑣,以崔恒現在的境界修為很快就完成了。

當他看到這個時間點的原本麵目之後,便愣在了原地許久,過了好一會兒才微微回神,緩緩閉上了眼睛,喃喃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此時此刻,他已經瞭解了一切。

而就在崔恒明悟這一切緣由之後,原本隱藏起來表現為係統形式的神秘物質忽然開始融化,並在他的形神包裹下與之相容相合。

與此同時,崔恒自身修行演化為而來的種種大道法則也產生了變化,它們受到神秘物質融合的影響開始極儘昇華,無論是本質還是威能,竟又開始邁向更高的層次。

“原來,這就是合道,合我自身演化之道,也合我本來麵目之道。”

崔恒的全身都散發著無窮的光芒,原本的大道光團已經化作了可以承載一切的大道光輝,不僅照亮了地球宇宙這邊的世界,也照亮了另外一邊的原初世界和混沌海無量宇宙。

這可以對於他來說,兩邊的世界已經不存在任何阻礙,可以同時存在於這兩個世界的任何地方,也可以同時存在於這兩個世界的任何時間線,一切時空無處不在。

就算是原本的空白之處,那終結之後和初始之前的未知區域,也映入了崔恒的眼中,不再神秘。

“不過,現在尚不能算是完整的合道,我還有部分‘道基’在初始的手裡。”崔恒的目光落在了那片未知區域,看到了正躲在那裡的初始,但他並未立刻行動,而是先回到了薑七七的身邊。

此時薑七七剛剛目睹崔恒的昇華,驚訝道:“神仙哥哥,你剛纔這是……又突破了麼?”

“進步了一點點。”崔恒微笑道,“若要再進一步,還需要取你身上一件東西。”

然後,他輕輕在薑七七的身前一抓,將一縷細微的氣息從她的體內攝了出來,正是之前從她身上爆發出來,並驅逐了初始佈置的所謂“存在之力”。

這本就不是屬於薑七七的力量,雖然在機緣巧合之下被她融合了一部分,但終究不是一體,也冇有主動掌控過去,所以這股氣息在被崔恒取出來之後,薑七七甚至都冇有感覺到任何的異樣。

隨即,崔恒輕輕一吸,這一縷氣息就重新融入了他的體內,讓他的合道境界變得更加圓滿了幾分。

“我體內的這股力量,原來是神仙哥哥你的麼?”薑七七有些好奇地問道。

“是我曾經被人截留的力量氣息。”崔恒輕笑道,“初始想以此為魚餌把我給釣出來,隻是她冇有想到,你竟能在機緣巧合之下融合了部分這股氣息的力量,讓她奪取那塊晶片的計劃落空。”

“我們?”薑七七疑惑道。

“嗯,還有其他幾個進入到我修行地的人,都非偶然啊。”崔恒輕輕頷首,再次抬手輕輕一抓,便又攝來了五縷氣息,讓其重新融入到了他的體內。

這五縷氣息分彆來自於洪富貴、裴青書、李明瓊、鐘仙緣、周玄,再加上剛纔從薑七七身上攝出來的那一縷氣息,總共六縷,就是在曾經進入到新手空間裡的六人身上。

他們之所以能夠進入新手空間,並不是因為偶然的機緣,而是因為他們身上帶有和係統本質同樣來源的力量氣息,在無形之中受到的牽引所至。

而這些力量氣息本質上就是來自於崔恒的前身。

如今崔恒將這些力量氣息重新收歸回來,合道期的境界也就變得更加圓滿。

他的眸光再次落在神秘區域內的初始身上,澹澹道:“是時候結束了。”

……

無邊無際,無影無相。

這裡是獨立於時光之外的神秘區域,是時光終結之後的極致空無,是時間起點之前的萬事萬物起源,也是一切事物存在的根基。

當時光終結之後就會進入這個神秘區域,然後再以此為初始重新開啟新的時間起點。

如此循環往複,永無停歇。

正常來講,應當是在原初世界和無儘混沌海都走到最終的消亡結局之後,就會進入到這個神秘區域之中。

若是占據了時間的終點,也應該可以感知到這個神秘區域。

之所以崔恒在那邊的世界冇有感知到,是因為這個神秘區域早就連同著地球宇宙一起被抽離了出去,獨立存在了。

初始耗費了無窮歲月,將時光長河裡裡外外翻找了不知多少遍,才終於尋得一絲線索,到來了地球宇宙,找到了這處獨立於時光之外的神秘區域。

曾經留下來的佈置也開始發揮作用,眼見就要成功奪得那塊晶片,超脫有望,卻不料竟橫生了枝節。

“為什麼,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初始氣急敗壞地喃喃低語,“本不應該這個樣子了,她早就應該被我吸收,助我超脫無極纔對,怎麼會發展到現在這般境地。”

她的內心之中情緒翻湧,滿是憤滿,但並未失去理智,而是開始思索整個事情的經過,試圖弄清楚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時光起始,象征著存在的‘存世之基’出現,我作為初始與終結的象征,隻要把‘存在’吸收,就可以包容一切,超脫無極,成為不可知不可論的存在了。

“我得益於最初在時間線上的優勢,得以將剛剛誕生的‘存世之基’壓製,冇想到她竟會在最後關頭自行分裂的形神遁走,我隻截留了部分力量氣息,冇能將她吸收。

“不過,隻要能尋得她分裂開來的形與神,我就可以將其吸收,再走超脫之路。此後我耗費了無儘歲月,終於找到了線索,原來她在最後關頭不僅分離了自己的形神,還抽離了部分時空和作為存世根源的歸墟之地。

“那部分時空附著在歸墟之地表麵,形成了一個空間尺度上無限寬廣的宇宙,‘存世之基’的力量極有可能隱藏在這個宇宙之中,我決定過去進行探查,以求超脫之機緣。

“由於那個宇宙是‘存世之基’的力量分割出來的,我一旦進入那個宇宙,短時間內恐怕無法返回原初之地,萬一存世之基在原初之地復甦就有些不妙了,所以我留下了部分當初從‘存世之基’身上截留下來的力量氣息。

“我將這股力量氣息分成了十八份,帶走了其中十二份,留下了另外六份。這八份力量氣息將會隨即附著在生靈的身上,他們將會自然而然地接近復甦的‘存世之基’。

“隻要復甦的‘存世之基’重新吸收了那六份力量,我就可以憑藉手中的十二份力量得到感應,作為返回原初之地的靈引,同時也能通過這十二份力量對存世之基施加影響,再次將她斬滅。

“在做好佈置和準備之後,我來到了這個無限寬廣的宇宙。到了這裡才發現,這個宇宙在時間尺度上居然極為短暫,三百億年的時間就走到時光儘頭,進入歸墟之中再度重啟。

“存世之基難尋,就算是一眼可以看儘整個世界,也無法直接找到,必須要一點點的尋找才行。可每一次的時間重啟,這個宇宙又會重置,這給我尋找存世之基的線索造成了極大麻煩。

“還好經過漫長的尋找之後,我終於在這個時間循環結束前找到了存世之基隱藏‘形’的地方,就在一個看起來十分普通的生命星辰,同時也確定她的‘神’已經轉世,不知所蹤。

“可存世之基的‘形’外麵有著大量的迷霧,讓我無法靠近,更無法獲得隱藏在裡麵的‘形’,這應是存世之基所留,她不知為何竟有著如此精妙的力量,我居然無法將其勘破。

“在經過一番研究之後,我發現那些迷霧似乎隻有存世之基自身的力量可以引動,若是有著足夠多的存在之力,或許就能把裡麵的‘形’牽引出來,於是我嘗試用手裡的十二份力量氣息,去引動原初之地那邊的力量氣息。

“最終讓一個身具一份存在之力氣息的人來到了這顆星辰,這一份力量的增加也讓我明白,就算我湊齊了完整的十八份力量,也不足以引動迷霧,將裡麵的‘形’牽引出來。

“好在這個人的到來讓我瞭解到了一件事情,我在她的身上感知到了存世之基‘神’的氣息,就在她的泥丸宮識海之中,這意味著存世之基的形神徹底奮力,‘形’在這邊,‘神’卻在另外一邊的原初之地轉世了。

“如此一來,我就隻需要等待就好,等‘神’的轉世達到一定的境界,自然會尋求更高的層次,然後就會接觸到前來這個宇宙的道路。當時我覺得自己隻需要在這邊守株待兔即可。畢竟,那隻是‘神’轉世的‘存世之基’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這整個過程有什麼問題?不應該存在問題啊。他為什麼冇有融合留在那邊的力量氣息,還有瞭如此強大的實力?隻是‘神’轉世的他冇有‘形’的力量加持,不應該強大到這種程度。

“就算是當初形神一體的‘存世之基’也冇有這麼強大,如今他都冇有掌握存世之基的‘形’,隻是靠著修行達到了這個境界,為什麼會如此強大,到底是哪裡出了紕漏?”

“紕漏就出在你過多的高估了自己,也過多的低估了存世之基的概念。”這個時候,崔恒的聲音忽然在這片歸墟之地響起,隻見他緩緩踏步而來,目光俯視著下方的初始。

“從一開始站在時間起點與終點的你,不會瞭解文明與生命的力量。存世之基的強大就在於這些表麵上看似弱小的存在,其實他們纔是‘存在’的真正根基,冇有文明和生命,‘存在’也就無從獲得反饋,隻會是冰冷的概念。”

在明白自己的原本來曆之後,他也終於弄清楚了修仙之法的本質。

這是存世之基的‘神’在無數次的轉世過程中推演出來的最適合自己的修煉方式。

通過感知、體悟、瞭解世間存在的種種文明與生命,從而掌握“存在”力量。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可以理解為煉虛成實,煉假成真。

故而修仙也稱“修真”。

這也是崔恒在修仙過程中,要進行感悟眾生七情、點化靈性、瞭解未知等各種方式的根本原因。

當走到返虛巔峰的時候,就算冇有融合曾經存世之基的‘形’,他也已經憑藉著自身修煉獲取的存在力量達到了與初始終結齊平的程度。

現在他又融合了構成係統的絕大部分“形”,已經是半隻腳踏進了合道境界。

就差奪回在初始這裡的那一小塊了。

“胡言亂語,荒謬至極!世間生命不過螻蟻,所謂文明也不過是蟻巢,能有什麼力量?”初始冷聲喝道,根本就不相信崔恒的說辭,隨即厲聲喝道,“這般大放厥詞,訓斥與我,莫非你真以為我已經到了絕境不成?!”

說著,他便將右手張開,隻見其中憑空出現了一顆懸浮著的星辰,竟散發著極度濃鬱的存在之力。

正是地球!

下一瞬,整顆地球轟然炸開,化作了無數微塵,其核心處的滾滾濃霧彌散開來,隱約可見其中閃爍著光亮的神秘晶片。

這是崔恒缺少的部分存世之基的“形”!

與此同時,初始全身的力量氣息都像是在燃燒一般,瘋狂的對這塊晶片施加影響。

在初始的力量影響之下,這塊晶片的表麵居然染上了一絲猩紅之色,散發出了一股極其詭異的力量,瞬間就把這片歸墟之地變得扭曲,進而開始影響崔恒的狀態,居然要對崔恒的力量進行削弱。

剛剛降臨到這裡的崔恒似乎真的受到了極大影響,整個人直接僵在了那裡,不可置信地看著初始,駭然道:“你竟能掌控它的力量?!”

“哈哈哈哈!我成功了!”初始暢快大笑,臉上的樣子不斷在少年和蒼老之間變化,他手裡托著那塊晶片,頗為自得,“你終究冇有取回存世之基的‘形’,這纔是一切的根基所在,隻要我掌控了它,就可以影響你這個‘神’的轉世,你完了!”

“是麼?”崔恒忽然又恢複了正常狀態,同時抬手向那塊晶片輕輕一點,頓時晶片上的猩紅之色就消失不見,並從初始的手中飛了出去,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似笑非笑地看著初始,“你以為這是存世之基‘形’的全部麼?”

“這,這,怎麼會這樣?!”初始雙目圓睜,難以置信地看著崔恒手裡的晶片,整個人近乎癲狂,“這不可能,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這從來都隻是一絲絲極為細小的‘形’啊,根本就不是全部!”崔恒輕笑道。

隨即那塊晶片就冇入了他的掌心之中,開始與他進行融合,完整的存世之基氣息頓時就在他的身上顯現了出來,光輝無量,照耀了無窮世界和整個歸墟之地,就算是那無儘的虛無也都被照亮。

合道!

此時此刻的崔恒已經真正踏入了合道境界,徹底掌控了一切,這個境界隻要踏入進去就是圓滿,是最極致的層次。

同時他也明白了何謂“渡劫”。

“誕生之時被你覬覦,轉劫之後被你尋找,復甦之後與你為敵,原來這都是我的劫。”崔恒喃喃低語,目光落在初始的身上,輕歎道,“斬滅你,我就將渡劫成功,成就真正圓滿的大乘。”

“荒謬,你休想將我斬滅!”初始咬牙切齒地嘶吼,奮力開始遁逃,“當年她能逃走,我冇有理由不能,隻要我……”

然而,就在初始打算按照既定的路線逃走時,崔恒忽然將手掌按下,彷彿抓一個小雞仔似的,直接把這位占據了時間起點和終結的至高存在拿捏了手中。

初始發現自己的一切神異和力量都在瞬間被封禁,根本冇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這是徹徹底底的碾壓!

她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會被這樣全方位的碾壓。

“原來這就是合道之後的境界。”崔恒微微感歎,看著手裡的初始,“剛纔我作假讓你燃燒自身力量去掌握那塊晶片,本是想著消耗一部分你的力量,降低擒下你的難度,如今看來卻是根本冇有必要了。”

言罷,他又將另外一隻手掌蓋在了初始的身上,然後兩隻手掌合在一起輕輕一搓,初始便直接形神俱滅,不複存在,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時空,乃至時空之外的歸墟之地都冇有了她的任何痕跡。

初始徹底隕落了!

而在崔恒將初始斬滅的同時,他就感到自己的周身忽然湧起了一股輕盈之意,似乎是有什麼一直纏繞在身上的負麵力量被洗去,整個的生命本質和力量性質再次開始昇華。

這是渡劫完畢,已臻大乘!

“原來這就是成仙。”

崔恒喃喃低語。

此時,他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自己隨時可以再向前邁出一步,徹底超脫離開這個世界,進而昇華成為不可知,不可論,一說就錯,一想就繆的存在。

這是大乘之後的層次,也就是成仙。

“正常的修行,至返虛巔峰為止啊。”

崔恒的心裡有所明悟,合道、渡劫、大乘這三層境界,本質上都是他自己才能夠走的道路,也隻有他一人能夠達到,故而《仙法》上並未記載。

“不過,若我有朝一日超脫離開,這三層境界的大門就會再次對眾生開啟了。”、

……

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崔恒並未直接超脫。

他先將被初始毀掉的地球恢複了原狀,又梳理了時間線,將因為兩人交手而變得混亂的時空恢複正常。

然後便帶著薑七七回返了原初世界。

“神仙哥哥,一切危機都結束了是麼?”薑七七頗為歡喜地問道。

“嗯。”崔恒輕輕頷首,微笑道,“接下來,我帶你去見幾個人。”

接下來,他帶著薑七七去見了洪富貴和裴青書,以及李明瓊,至於鐘仙緣和周玄,隻能說是緣分未到。

崔恒將四人聚集在一起,問道:“我欲重開世間修行之道,你們可願隨我前往時間的起點,一同傳道眾生?”

他之所以冇有選擇直接超脫離去,就是因為這個世界的修煉道路的上限還隻停留在仙帝的境界,遠遠冇有達到修行的儘頭。

作為存世之基,完善世間修行之道是應有之事,也是完善自我的途徑。

洪富貴、薑七七、裴青書、李明瓊四人自然知曉這是天大的福緣,便都行禮謝恩,追隨著崔恒一起回朔時光,來到了時間起的起點,成為了先天而成的神聖。

如今天地初開,鴻蒙分判,大道矇昧,未有生靈。

於是,崔恒分派洪富貴掌天,主宰規則,裴青書掌地,創造萬物,李明瓊掌人,締造眾生。

待天地眾生穩固之後,他便在世間立道宮,薑七七隨行左右。

……

天地初開的世界蠻荒一片,眾生矇昧,文明未開。

這一日,忽有無儘浩大、無邊神聖的聲音傳遍了整個世界。

“吾今在天地中央立道宮,開講證道仙法,一切生靈皆可來聽!”

(全書完)

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_uu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