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愛之深,恨之切!

蘇洛緩緩睜開雙眼,語氣古怪道:

“又是哪個倒黴算師想不開,敢來窺伺我?”

“星算經,尋星人跡法,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啊,不過——它現在歸我了!”

“再這樣下去,我保不齊能兼職神棍騙人了……”

蘇洛腦海之中,緩慢浮現出一行行記憶片段,皆是星運算元-王塵習練尋人洞察法時,所蘊含的知識與經驗。

在主流算學的理念中,百因必有果,有果可推因。

星算之法,便是以九天星辰為因,以世間萬物為果。

所有被星光照耀過的事物,都逃脫不了星算一脈的法眼……可惜,卻碰上蘇洛的心淵神通。

任何星光照耀到他的身上,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蘇洛細細領會著星算經與尋星人跡法的奧秘,不由眉頭一皺:

“引動九天星辰之力,至少也要達到外景層次方能使用,好像對現在的我來說,有點雞肋啊……”

“等等,也許還有一項收穫,我冇注意到。”

“既然是星光照耀在身上的秘術,那麼,心淵神通吞噬掉的,應該不止知識與經驗……”

蘇洛心念一動,內視身體各處,果然在皮膚之下,發現了些許微弱的星辰之力。

並且。

這些星辰之力正在融入蘇洛的四肢百骸,身體傳來淡淡的舒適感,與凝練穴竅時的玉露,似乎存在著某種相似性。

“能吃嗎,呸,能吸收嗎?”蘇洛試著運轉運氣法決,汲取著那些星力。

下一瞬。

那些微弱的星力,果然像玉露一般,湧入了動脈之中,開始快速融化。

“還真可以啊?”

“妙啊!”

蘇洛立刻盤膝坐下,用運氣法決遠遠控製著星力,送入尚未凝練的部分穴竅之中。

第一處穴竅、第二處、第三處……第六處穴竅,順利攝入星辰之力,開竅成功!

周身三百六十五處穴竅,已然開通三百六十處!

至多再使用一次飲冰神通,便可晉升蓄氣大圓滿……也就是明天晚上!

蘇洛眼中閃過一絲喜色,明天下午前往三大武館兌換凝竅丹,晚上便可達到蓄氣大圓滿。

也許等到明天,便能一口氣突破兩個境界,直入一竅武者境界。

如此念想著,蘇洛抱著枕頭,緩緩進入了夢鄉,與周公的女兒嬉戲玩耍。

…………

次日,清晨。

蘇洛從睡夢中醒來,立刻洗漱一番,前往星空武館。

一方麵是打探三大武館聯合獎勵的情報,另一方麵,則是向範懷民詢問轉專業申請有可能遇上的麻煩與大坑。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不如先問問有經驗的前輩。

一小時後。

蘇洛順利抵達星空武館的大門,驚訝發現前台忽然換人了,是一位長相與王初伊容貌有幾分相似的青春少女,不由好奇地看了一眼她的胸牌——【王詩嫵】

“也姓王嗎?”,蘇洛大步走進武館前廳,詢問道:“您好,請問王初伊小姐在哪?”

“姐姐?她在慶城廣場,籌辦山林狩獵的慶祝儀式,以及獎品方麵的準備,所以有些忙不過來了,讓我替她代幾天班。”王詩嫵連頭都冇有抬,一刻不停地揮動著鼠標,似乎在忙碌著些什麼。

蘇洛討了個冇趣,便直接問道:“請問,星空武館副館長-範懷民在哪,我找他有些事情。”

王詩嫵凝視著螢幕上的冰焰劍聖彩繪圖,露出了癡迷的笑容,依舊不肯抬頭,冷淡道:

“左轉第二個通道,直走,右轉,那裡是武館的中部庭院,種了很多竹子,範叔叔特彆喜歡在自然環境裡吃飯,現在是飯點,肯定在那。”

“好的,謝謝。”

蘇洛道了一聲謝,頓時回想起來,上次霜寒之力爆發後,範懷民便帶著他進入了一處相對隱秘的竹苑,想來就是王詩嫵所說的中庭。

隨即。

他便快步走入第二個通道,直走右轉,先是聞到了一股淡淡自然清香,隨後便見到了一片占地足有數千平方米的廣大竹林,裡麵傳出了“哼哧”、“哼哧”的大口吃飯聲。

複行數十步,蘇洛果然在一片竹筍旁,找到了飯大將軍本人。

範懷民身邊碗筷堆疊如山,少說也吃了二三十碗米飯,他略微驚訝地抬起頭,見是蘇洛時,微微有些不好意思道:

“我吃飯聲音比較大,所以,我都是一個人在竹林或者擂台等人少的地方吃吃喝喝。”

蘇洛沉默片刻,忽然出聲道:

“您是忘不了古典道術,對吧?在自然環境中吃喝拉撒,是很久以前,古典道術師們推崇的習慣。

我記得知乎上有一個叫‘去種田的野農’,他就回答道,‘與其苦學古典道術知識,不如迴歸自然,定居鄉野,釣釣魚就能領悟天地自熱安的奧秘!釣魚佬永不空軍’。”

範懷民微微一愣,心裡暗藏了多年的想法竟然被蘇洛一下子猜了出來。

什麼是知己?

這就是啊!

範懷民心中澎湃萬分,忽然有種想與蘇洛斬雞頭燒黃紙拜把子的衝動,輕聲道:

“你說的很久以前,就是我小時候,那年,我才五歲。”

“那時候的古典道術師,風評還是很好的,在第二次兩界山戰役中,都曾以修士的身份,為人族的命運,拋頭顱,灑熱血。

真氣耗儘了,武者死光了,武器壞完了,數萬古典道術師身為輔助,擁有著遠超武者數倍的壽命,本可以及時撤退,卻用血肉擋住了妖魔一次又一次衝擊,甚至有人拎著板凳就衝上了戰場,以不要命的血勇,成功為人族大軍拔掉末日要塞爭取到充裕的時間,是第二次兩界山戰役中,永垂不朽的功臣。

所以。

我剛剛高考結束,就立馬填報了古典道術專業,因為我非常崇拜那些犧牲在兩界山的古典道術師們,但……”

範懷民眉眼低垂,沉默了好一會兒。

蘇洛也冇有催促,默默等飯大將軍緩過勁兒來。

良久。

範懷民雙眼通紅,語氣低沉道:

“我進了大學,進了古典道術專業,至多一週時間,我就覺得我眼睛要瞎掉了。”

“太黑了,學閥林立,論資排輩,倚老賣老!都他孃的是一群什麼臭魚爛蝦!”

“我到這時,才明白了過來。”

“絕大多數品性端正的古典道術師,都已經死在了兩界山戰役之中,那麼剩下的,便多數是一群不敢上戰場的懦夫與卑鄙之徒,一群爛人!”

“他們作為重建古典道術師的剩餘高層,他們爛了,我心都要碎了!”

“他們爛一點,整個古典道術就爛一片;他們要是全爛了,整個古典道術專業,遲早都會完蛋!”

學了三年道術,轉專業還來得及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