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禽獸五衰而亡!鬨堂大孝!

人類天生具備慕強心理,當蘇洛沐浴鮮血,與萬人遙遙對視的那一刻,無數人心中對於鮮血、戰鬥與力量的渴望,都在這一瞬如烈火一般熊熊燃燒!

倘若此刻蘇洛選擇了神道的發展路線,恐怕登時便會擁有上千位狂熱的信徒。

蘇洛淡然接受著成千上萬道目光的炙烤,低頭檢視秦守仁是否還有呼吸。

冇死的話, 必須補刀,挫骨揚灰!

就在此時,

異變陡生!

秦守仁猛然扭過了身體,朝著道塔之內大喊了一聲:

“兒子,救我!”

話音剛落。

蘇洛眼中閃過一絲果決,揮劍割斷了秦守仁的喉嚨,徹底終結了他的性命。

但……

這一句突如其來的“兒子, 救我”,卻讓他感到了一絲不安, 若是冇記錯的話,

秦守仁的獨子-秦叔同,自己曾在狩獵慶祝儀式上互相瞭解過些許,此人同時擁有著“長生”與“悼亡者之瞳”兩種神通。

其潛力遠遠勝過其父親的“豬婆龍變身”,且心懷正氣,當蘇洛遭遇誹謗的時候,秦叔同哪怕口吃,心中恐懼萬分,也要站出來仗義執言。

總之,是個好人。

上萬民眾順著蘇洛的目光,一齊望向道塔之內,卻見一道陰冷死寂的身影, 漸漸從黑暗之中。

他起先有些畏懼,但最終還是向前跨了一大步,走進了有光亮的美好的世界。

秦叔同, 來了。

場外上千女性都微微發出一聲驚呼,冇想到禽獸人的兒子,竟能生得如此標緻端正?

顏值長相與蘇洛不相上下,隻是氣質方麵如高山上的雪蓮,高冷至極。

蘇洛眼神冰冷,遙遙望向道塔之內,朗聲道:“你要替你父親報仇?”

麵對上萬人的注視,秦叔同顯然有些不知所措,本能的,畏畏縮縮地想後退一步。

最終。

秦叔同終於鼓起了勇氣,向在場的古典道術係學生、蘇洛,以及其他受過秦守仁欺壓的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虧欠道:

“我,我知道父親犯了……很多,多錯,我會從秦家的,賬戶裡,取錢,彌補你, 們。”

頓時。

場外眾多師生, 對於秦叔同的觀感,都好了很多,蘇洛亦鬆了口氣,但哪曾想……秦守仁接下來的行動,卻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場外。

星運算元-王塵身為場內唯一外景級算師,最先發現了不對勁,猛然刺激雙眼穴竅,從地麵的一處積水中,觀察到秦叔同此刻的麵容。

準確來說,是眼睛。

如火焰一般,熊熊燃燒的黃金瞳色!

秦叔同低著頭,左眼瞳仁早已悄然化作純血龍類的特有標誌——黃金瞳!

神通:悼亡者之瞳

龍類壽命極長,又常常與其他族群的異性建立親密關係,因此,每隔幾十年,龍類便要見證混血子孫、愛人、朋友的衰老與逝去,所有年長且天賦極佳的龍類,都有可能在某次葬禮的悲痛之中,覺醒悼亡者之瞳。

其強大瞳力,蘊含著無限可能!

比如……

逆轉生死!

秦叔同低垂著頭,低語道:“對不起,我冇有辦法抗拒父親的命令……”

一輩子生活在秦守仁的陰影之中,他不知道該如何生活在陽光之中,所以……

他隻能重新躲進陰影之中。

就像是一隻被惡毒主人拋棄的貓崽子,麵對完全陌生的外部環境,秦叔同感到了深入骨髓的恐懼。

哪怕是捱打捱罵,他也想敲一敲家的大門,想回到自己破破爛爛的小窩,想獲得一絲安全感……

在醫學上,這被稱作斯德哥爾摩綜合征,是指被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諸如依賴、認同等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

在極致的恐懼與悲慟之中,秦叔同展現出極其強大的恐怖力量!

多達數百年的壽元,陡然從秦叔同的身體抽離,化作一道赤金色的光芒,轟然湧入秦守仁的身體。

強大的能量,甚至將蘇洛擊退數米之遠。

“死者複生?”

蘇洛猛然瞪大了眼睛,持劍便要鞭屍秦守仁。

卻在此時。

範懷民嘴角微微上揚,瞬步前衝,忽然按住了蘇洛的肩膀,笑道:“不需要了,天人五衰,神仙難救。”

“?”

蘇洛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很快。

秦守仁屍體接下來的一係列驚人變化,解決了蘇洛的疑惑。

不過短短數十秒,

剛剛死去的秦守仁,便複活了,他麵露狂喜,“我活了,果然,我的研究方向是對……”

“噗!”

一口烏黑淤血噴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

秦守仁四肢八骸都傳來了前所未有的劇痛,而現如今的痛苦程度,竟比他死亡之時,還要強烈千倍、萬倍!

全場皆靜。

秦叔同麵露驚訝,惶惶無措道:

“這是怎麼回事,我做錯了嗎?”

場外。

範懷民嘴角擒著一絲譏諷,解釋道:

“我一直都很好奇,慶城不過是個小地方,怎麼可能研究出珍貴的延壽藥劑?”

“這不合理,所以我之前大多將其當做謠言看待。”

“當秦叔同用出悼亡者之瞳的那一刻,我才察覺到一絲不對勁,立即詢問了我的師父-元嘯哀。”

“他說,這類藥劑屠龍學宮早就有了,通過父精母血與某種特殊物質相結合,令真龍氣息與人體完美融合,最終掌握真正的龍類神通……

但強大的代價,便是父母本身!”

“秦叔同一旦過度使用自己所擁有的力量,便會快速耗儘屬於秦守仁的壽元、生命力,最終……

迎來天人五衰的結局!”

話音剛落。

秦守仁身上同時出現了衣服垢穢,頭上華萎,腋下汗流,身體臭穢,不樂本座等五種大衰相。

即便是法身層次的仙神,也絕不可能救下陷入五衰的天人,又何況是區區禽獸呢?

秦叔同頹然坐倒在地,麵容呆滯,苦澀一笑:“為什麼會這樣,最後,居然是我自己,殺了我的父親……”

恰在此時。

薑算忽然感到頭頂微涼,抬頭望去,卻是一絲絲春雨隨風而落,瑩潤萬物。

穀雨已至。

去舊迎新。

7017k

學了三年道術,轉專業還來得及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