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9章 那年那月鎮妖魔山薑不語

-

銅臭氣?

魚聞哀、舒薛二人聽得此話,不由瞅了瞅恣意張揚的紅衣少年,俱是啞然失笑。

“葉賢弟,一看便是淡泊明誌,視錢財如糞土的高潔之人。縱這世上有諸多的銅臭味道,也染不到葉賢弟的裙襬。”

他們甚至相信,縱然金山玄山擺在少年的麵前,都會是一如既往的不動如山。

高潔?

許予眉峰微抖,唇角輕抽,隻瞥了楚月幾眼,並未多言。

等到兩宗分彆之際,舒薛二人抱拳道:

“下回見麵,大抵就是宗門大比了,隻盼在宗門大比上,看到諸位不凡的風采。”

楚月執扇作揖,淡然而笑,“屆時,還需二位兄台多多照拂了。”

“那是自然。”

舒薛笑著回道。

分道揚鑣後。

魚聞哀與舒薛,渾身都是不自在的,總覺得自己好似遺忘掉了什麼。

過了會兒,兩人的腳步齊齊頓住,互相對視,近乎是異口同聲的道出了一個人名:

“沈瓊花。”

那武神境的師妹沈瓊花還在協會接受醫師的治療,卻是被他們忘了個徹徹底底。

於是乎。

華清宗的兩位,原地折返,去往宗門協會,把被遺忘的沈瓊花接回了宗門。

途中,鼻青臉腫多處滲血的沈瓊花,充血的眼眸,迸射出了強烈洶湧的恨意。

怒焰,似如燎原之火,焚燒她的筋骨與臟腑,填充在靈魂的每一處。

使得萬般不甘的她,手背、額頭俱是暴起了青灰色的筋,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加劇了許多。

她狠狠地咬著牙,攥緊了拳。

心中悲怨交織成滔天的怒。

她瞪著蒼穹,無聲地說:

葉楚月。

來日方長。

我們,宗門大比時再見!

前仇舊恨,一起來,慢、慢、算!

……

星雲宗。

冬雪紛紛,山與山的清白之色,猶若古老的畫卷,徐徐地展開。

夕陽西下,火燒雲滿天,傍晚的餘暉點綴著銀裝素裹的山。

荒涼間略帶幾分熱騰騰的人間煙火氣。

大長老提著兩壺酒。

隨後和猶若幼童般的四長老,提著雞籠的五長老走進了暗沉靜謐的通天樓。

乍然的微光灑落而下。

有塵灰在光中飛舞。

三位長老抬眸看去,隻見左宗主閉目盤膝坐於地上,久久不發一言。

“回來了嗎?”

左天猛依舊是閉著眼睛的。

“在回來的路上了。”

大長老把一壺酒放在了左天猛的身前,“炎殿炎主,帶著人進了協會之地,搶了無藥護法獵來的狼女,發動了戰鬥不說,還盜走了無藥護法的畢生積雪。”

“是啊。”五長老慈眉善目,笑眯眯地說:“無藥護法和宗門協會那一群人,正忙著對付炎主呢,哪有時間欺負我們的弟子。不過……”

話說至此,五長老的語氣低沉了些許。

接下來的字裡行間,充斥著濃濃的忌憚與警惕。

“薑不語……出關了。”

五長老的話音才落,就見眾人都緊張地看向了左天猛。

薑不語,和星雲宗主左天猛有過一段淵源。

彼時,薑不語作為棄嬰,流落於山野之間,跌進了妖魔的族群。

她並未像是許許多多的人族修行者那樣,淪為妖魔的盤中餐,而是與妖魔混為一體,日漸長大。

幼年時期的她,如野獸般爬行在林間,與妖魔們嬉戲打鬨。

尚且青澀稚嫩的薑不語,行為方麵,完全“獸化”了。

同年。

纔剛剛成為宗主的左天猛,奉命執行宗門任務,前去鎮妖魔山,處理掉有威脅的妖魔族群。

他的主張從來都不是殺伐,除非所麵對窮凶極惡的妖魔。

但看見被妖魔包圍的薑不語,便以為是人族孩子有了危險,二話不說就將妖魔絞殺,並把薑不語帶回了宗門,像是對待親女兒那樣。

左婕妤亦把薑不語當成親妹妹來對待。

左天猛教導薑不語開口說話,讀書習字,並親自教她修行之術。

他以為他是把薑不語從鎮妖魔山的深淵了救出來。

卻不曾想。

死於他刀劍之下的妖魔,都是薑不語的家人。

因而,在他對薑不語寄予厚望的時候,薑不語不認他這個人,這份恩情,轉頭就去了宗門協會,把協會之人當做父親和師父。

對了。

彼年,還在星雲宗的她,名字叫做左語。

如今的薑不語,是她自己更改的姓名。

臨走之前。

她用左天猛贈的劍,將左天猛的刺傷。

然後轉頭去向更高處。

……

通天樓內。

左天猛的瞳孔映著乍泄的微光。

他從半敞開的門,能夠看到無限好的夕陽。

許是回憶到了往昔,眉間又染上了幾分愁。

如今模樣,全然不似平日的活寶。

“出關,便出關了吧。”左天猛淡淡道。

“據說,她如今已經突破了二十六階真元境……”大長老的話裡滿是擔心。

左天猛緊蹙著眉頭,歎息:“抱歉,是我連累諸位和星雲宗了。”

“忘憂城一戰,太上長老不再壓境,突破至通天,前往上界。”

“以往有太上長老在,宗門協會或多或少不敢胡亂。”

“都說宗門協會立於菩提萬宗之地,是為萬宗的保護傘,但古來身居高位者,又有幾個能夠跳出世俗之外,心懷大義,以生民為己任?”

“雖說我宗還有通天樓裡的老祖宗們鎮守,但老祖宗出現一次便意味著少一次,星雲宗的力量就弱幾分。”

“我原想等著宗門大比,楚月大放異彩後,把宗主之位交給她。”

“但冇想到薑不語的出關之日提前了數月不說,竟還突破到了二十二階……”

左天猛說到這裡,長長地歎了口氣。

一雙眼睛裡,隱忍著沉痛,和萬分的不捨。

大長老幾個聽到這話,心裡都有了不好的預感。

“楚月那小子,年紀還小,無需這般早成為宗主,還得多多磨鍊。哪有武神境地的宗主呢?至少也得歸墟大乘境才行。”五長老道。

四長老點頭,“當宗主多累,你都累了這麼多年,不妨繼續累著,當真忍心把這麼重的擔子交給她?把人累垮了,心疼的還不是你這個伯樂。”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