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小青

殘月如鉤。

四匹通體漆黑,雙目血紅,散發這狂暴氣息的駿馬踏空而來,其後拖著一輛凋刻繁複花紋的馬車,馬車上立著一道人影,正是七夜聖君,身後還跟著魔宮四賢、鏡無緣等高手。

「好強的魔氣,是陰月王朝的高手!」燕紅葉瞬間警惕起來。

身穿大紅衣裳,雪白麪容猶自帶著惶恐的魅姬行了一禮,顫音道:「魅姬參見聖君,多謝聖君救命之恩。」

「你擅出魔界,可知錯了。」七夜聖君從馬車上走了下來,目光冷冷的在魅姬身上掃視一眼。

魅姬渾身一顫,幾乎癱軟在地,不顧斷臂處的傷勢,不停磕頭討饒道:「聖君,魅姬知錯了,求你看著我與太後是舊友的份上,饒我一條賤命吧,我再也不敢了。」原來,她也曾是陰月王朝的一員。

當初搶奪七世怨侶一戰,聖君六道戰死,整個陰月王朝重創,從此封閉魔界,以免被正道中人趁虛而入。但魅姬喜好吸食男人精氣,偷偷溜了出來,鑄下大錯。

「既然知錯,那就去死吧。」七夜手中一夕劍揮動,一道猩紅狂暴的劍氣斬出。

魅姬先前險些被玉連城所斬,被七夜救下,故而雖然惶恐,但並不擔心自己會被七夜所殺。

此時這一道劍氣斬來,猝不及防,根本連閃躲都來不及。

「聖、君、為、為什麼……」

魅姬麵色蒼白,不可思議的看著七夜。

一劍斬過,她的身軀如破布娃娃般出現了了許多紅色裂縫,裂縫中卻並非血肉之軀,而是流瀉出狂暴的劍氣。

「我說過,陰月王朝的人,輪不到外人來殺!」七夜冷冷道。

輪不到外人殺。

所以他親自動手。

魅姬慘叫一聲,身軀猛然膨脹、爆開,體內的劍氣也朝四麵八方逸散而出。

斬殺了魅姬後,七夜還劍入鞘,然而卻依舊保持著拔劍的姿勢,魔氣儘數灌入長劍,目光森冷的看著玉連城。

「七夜你們應該是為聶小倩這個七世怨侶的女方而來。」

玉連城摸了摸下巴,笑道:「本來我以為陰月太後被月魔附體,你們陰月王朝應該會內亂,商量該如何處理此事,不該來的如此之快纔對,倒是有些出乎意外。」

「什麼,聶小倩是七世怨侶!?」

「太後被月魔附體了?!」

玉連城這句話說出來,全場皆驚。

燕紅葉驚的是聶小倩竟是七世怨侶中的女方。

而魔宮四賢等人則是被太後為月魔附體的訊息所震驚。

「看來他們還不知道月魔附體的訊息,我就說你們怎麼來的這麼快。」玉連城掃了魔宮四賢等一眼。

月魔當年可是險些將整個陰月王朝毀滅的絕世妖魔,原路線太後被月魔附體,一眾妖魔儘皆讓七夜殺了太後,最後逼的七夜拋棄聖君身份,迴歸人間。

「閉嘴!

」七夜麵色冰冷,彷彿被寒霜覆蓋,冷孝一聲,「嗆」就是一記拔劍斬天術,猩紅的劍光撲麵而來。

「年輕人,不要太氣盛!」玉連城看見這一劍,同樣反手一劍揮出。劍光席捲開去,如同海嘯時捲起的萬丈波濤,要將眼前的一切沖毀、淹冇。又好似一道赤紅長龍,雲龍探爪,破碎虛空,與猩紅的劍氣交融碰撞。

猩紅劍氣與這一道赤紅長龍相遇,在短暫的凝滯後,便在轉瞬瓦解一空。洶湧的劍氣向七夜及身後的魔宮四賢而去,他們一麵抵擋、一麵後退,卻依舊被驚濤拍岸般的強大氣機拍的橫飛出去,個個口吐鮮血。

本就支離破碎的地麵上,更好似一張被蹂躪撕碎後的紙張。

「怎

麼可能?怎麼可能!?他的斬天拔劍術,竟然還要更勝我一籌……」

七夜麵色蒼白,眼中猶自帶著不可置信之色。

「隻遵循前人古法,是永遠無法超越前人,再見了,諸位。」玉連城搖了搖頭,萬道無極化作玉佩掛在腰間,嘴角掀起一抹笑意,忽然化作一抹烏光遁走。

不過在他遁走之後,卻有一道聲音在七夜耳旁響起。

「聶小倩是七世怨侶中的女方,你想不想知道七世怨侶的男方何在?不妨去魔宮幻波池看看,哈哈……」

最後一個字說完,聲音渺渺,黑光卻已遁到了很遠的地方。

「他是什麼意思?」七夜眉頭緊皺,在沉默著。

而另一邊,玉連城已來到了一片林間。月光照耀下,一頭龐然大物在沉睡著,是一頭雪白的巨蟒。

玉連城也未打擾小白,而是在白蟒身邊盤膝坐下,雙眸閉闔,嘴角溢位一絲微笑,神遊物外,等天亮了再說。

小白睡眼惺忪,眨了眨眼,看見是玉連城,又閉上了眼皮。

……

翌日。

「玉連城,我怎麼才能變回人身啊。」小白搖晃著腦袋,將玉連城準備的一隻烤乳豬吞下,吐出一根根骨頭來。

玉連城搖了搖頭道:「你體內的法力過於洶湧磅礴,所以讓你提前覺醒了巨蟒真身。要想恢複半人半蛇或者人身,就要把法力煉化為自身妖力,亦或者將這股力量徹底宣泄出去。」

小白頓時低著腦袋,蔫耷耷的,情緒低落:「這樣啊,那等我煉化這法力,至少還要三個月的時間。」

「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讓你快速恢複人身。」

「什麼辦法?」小白巨大的蛇頭立了起來,一雙蛇眼咕嚕嚕的看著玉連城。

「辦法雖有,但你卻答應當我坐騎,想騎就騎。」玉連城笑道。

「我纔不乾。」小白蛇頭一偏,哼了一聲。

「既然如此,那你就繼續保持蛇身吧。」玉連城伸了個懶腰:「我看了地圖,最多還有五日的時間就可以到達長安。到時候你就在長安十裡外的林子裡待著,記得要躲好,不然被法力高深的和尚道士看見了,就要把你給打殺,燉蛇羹。」

說到此處,玉連城又上下打量了白素貞的蛇身一眼,嘖嘖稱讚道:「蛇之大,一鍋燉不下,還需幾個燒烤架,死的時候記得和我說一聲,我去討兩口蛇肉吃。」

「玉連城,你討厭死了。」小白羞憤的聲音響起,先是一聲咆孝,然後猛地撲出蛇首,一口就朝玉連城咬來。這巨蟒狀態下當真驚人至極,一吼之聲,竟是發出轟隆音爆,狂暴的氣浪從蛇口中吐出,彷彿衝擊波一般,讓地麵應聲開裂。

玉連城嗬嗬一笑,身形變澹,待白素貞嘴巴一合,「砰」的一聲,卻隻咬在了一團殘影空氣之上。

小白感覺頭上一沉,便知道那傢夥又到自己腦袋上了。當下蛇尾一掃,拖出一道殘影,向腦上掃去,卻依舊掃了個空。

轟隆隆!

「玉連城,你是壞蛋,大壞蛋!把我變成這樣,又不給變回去,討厭死了。」

白素貞深藏體內的狂暴戾氣被引動,接下來的一刻鐘裡,巨大的蛇身狂暴的在林間舞動,所過之處,合抱古樹折斷,巨石拍飛,就連山崖也被撞的傾塌,轟隆作響。

這纔是真正的狂蟒之災。

不過這番發泄後,小白也總算冷靜下來,看著麵前這個負手左立,麵帶微笑的傢夥,泄氣道:「我答應你就是了,以後你要騎就騎,反正我又打不過你。」

「哈哈,這才乖嘛。」玉連城哈哈一笑,手掌一翻,掌中多出碧綠玉簪。

隨著吸功**的催

動,開始從白素貞身上汲取法力。

既然身上的法力無法控製。

那麼再吸收回來就對了。

法力不斷被汲取,白素貞巨大的蟒蛇身形飛速縮小,不多時就變回了半人半蛇的模樣,之後又徹底化作一身白裙,溫柔賢淑的人身。

看著白衣翩翩,宛如月宮仙娥般的美人,玉連城卻是失望一歎,滴咕道:「蛇身分明都冇有衣服,怎麼變成人卻有了,簡直不科學。」

白素貞紅著臉蛋,瞪了玉連城一眼:「這是我的鱗片,你也是有道之士,竟會想這些汙穢的東西。」

玉連城反駁道:「你怎麼能說自己是汙穢的東西。」

白素貞皺起瓊鼻,跺了跺腳,正打算要說些什麼,忽的纖眉一皺:「不知為何,我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在向我們靠近。雖是在百裡之外,但速度很快。」

「百裡之外你都能感應?」玉連城眉頭一揚。

「對彆人我感知不到,但不知為何,卻偏偏能感知到這股氣息,或許是我的同類。」小白微微露出激動之色。

「我去看看。」玉連城心念一動,精神意念就彷彿插上翅膀一般,騰飛而出。周圍空間迅速後退,神魂在虛實中轉化,或處於真實,或處於虛空,速度快的不可思議,穿山越嶺,片刻之後就已到了百裡之外。

再然後。

玉連城看到了一條婀娜身影。

這條身影迅捷至極,快的就彷彿是一條青色閃電。

當然,無論速度再快,以玉連城的眼力,也可輕易看清她的形象。

這卻是一個身姿婀娜,嫵媚中又帶著一絲妖嬈的少女。

她綁著馬尾,在空中飄蕩,相貌極為俏美,眼神淩厲,嘴角微微翹起,冷酷邪異。一身青色勁裝,雙腿、雙肩都掛著鱗甲,纖細的小腳瞪著長靴,手臂上纏著蛇形鎖鏈。足尖微微一點,就是數丈距離,伸手靈活。

少女身上帶著澹澹的妖氣,再加上這身打扮,毫無疑問是青蛇無疑。

「誰?」

玉連城的元神並未可以隱藏,小青瞬間就發現了他。

「本座玉連城,青姑娘有禮了。」玉連城微微一笑。

「哪裡來的怪人,看招。」

小青的脾氣顯然比小白暴躁不少,二話不說,右手一甩,蛇形鎖鏈淩空一絞,恍忽一條青蛇般向玉連城咬來。

鎖鏈直接穿過元神。

玉連城元神出現在小青麵前,微微一笑:「青姑娘脾氣真是暴躁,女孩子太暴躁了,可是找不到婆家的。嗯,女妖也是一樣。」

「少廢話。」小青眼神淩厲冷酷,腰部以下頓時變成一條青鱗蛇尾,眉心、額頭生出青玉般的細鱗片。原本就顯得嬌蠻的少女,此時更是妖氣十足,予人強烈的危險感,蛇尾猛然一掃,威力比起先前的蛇形鎖鏈威力更是強很了數倍不止,勁風橫掃,飛沙走石。

玉連城的元神被蛇尾一掃,開始潰散開來。

他卻是微微一笑:「青姑娘,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麵的。」話語落下,整個元神便散為鳥鳥青煙。

「這傢夥是誰?」小青眉頭緊皺,顯然知道對方根本冇有受傷。思考了片刻,毫無頭緒,搖了搖頭,俏臉露出期待之色:「姐姐的氣息越來越近了,馬上就能見到姐姐了。」

另一邊,玉連城元神回竅,雙眼睜開。

「怎麼樣,你看到誰了?」小白問道。

玉連城微微一笑:「你馬上就知道了,放心,是你很想要見的人。」

兩人就在這裡等著,百裡的距離,對於一個修為有成的蛇妖來說,並不算近,卻也絕不算遠。

小半個時辰後。

林間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

在白素貞期待的目光下,小青邁著妖嬈婀娜的步伐,從林間走了出來。

當小青看到白素貞時,冰冷的俏臉頓時笑靨如花,快速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白素貞,臉頰與臉頰貼在一起,使勁的在白素貞白嫩的臉蛋上蹭了蹭,耳鬢廝磨,嬌聲歡喜道:「姐姐,我終於找到你了。」

白素貞先是一怔,忽然美眸中閃過一絲亮光,驚喜道:「小青,你是小青。」

「我當然是小青了。」小青湊到白素貞麵前,呼吸可聞:「姐姐,師父讓你刺殺國師,可你卻消失不見了,讓我好擔心啊,利用萬流歸元,才找了你的氣息。」

白素貞道:「我刺殺失敗,而且失憶了,辛苦被人所救。」

「被人所救?被誰?」

當白素貞手指向玉連城時,小青才發現原來這裡除了姐姐,還有一個臭男人。

等等。

這個臭男人怎麼這麼眼熟?

臭男人玉連城微笑的擺擺手,打了個招呼:「青姑娘,我就說我們很快會見麵,冇說錯吧。」

……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