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玄心正宗

“是你!”小青瞪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個傢夥。

“我說過,我們很快就會見麵,我冇有說錯吧。”玉連城嗬嗬一笑道。

“姐姐,就是他救了你?”小青抱著白素貞的手臂,警惕的看著玉連城。

“嗯,是他救了我。”白素貞點了點頭。

雖然她嚴重懷疑對方之所以救自己,就是為了多出一條坐騎。

“人類都不是好東西,我們不知多少同類死在他們手裡,他救你肯定是另有所圖。我們走,回去見蛇母。”小青拉著白蛇的手臂就要離開。

“等等。”玉連城微笑這擋在小青麵前,微笑道:“青姑娘伱可以離開,不過現在小白可是我的坐騎,還要隨我前去長安……”

“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姐姐纔不是你的坐騎!”

不待玉連城把話說完,小青化作一道青光,瞬間掠至玉連城身前。

與此同時,下半身陡然化作青色蛇身,一尾橫掃,攜裹山崩地裂、排山倒海之勢轟來。要以強大的妖身之力,給眼前這傢夥一個深刻教訓。

“小青,不要!”小白驚呼一聲。

倒不是擔心玉連城受傷,而是見識過玉連城的手段,生怕小青惹惱了對方,拿去頓蛇羹了。

“你這小姑娘,怎麼戾氣如此之重,需好生化解一番。”玉連城憑空抓攝,便好似有一隻無形大手,將小青的蛇身抓住。隨著手臂憑空一掄,小青頓時頓時重重的砸在地上,摔了個七葷八素,頭暈眼花:“幸好,我對化解戾氣向來很有研究。”

“啊啊啊!我要殺了你!!”小青顯然比小白急躁的多,即使知道自己不是對手,卻不願罷休。她從地上掙紮而起,額頭和眉心生出片片青玉一般的細鱗,原本兩顆虎牙,變得更加尖長,好似吸血鬼的尖牙一般。

小青猛然撲了過來。

她張開口,蛇妖在陽光下閃光。

“這種戾氣,打一頓就好了。”

玉連城微笑,反手就是一掌拍出,攜裹無可抵擋的威勢,小青宛如無邊汪洋上的一葉孤舟,隨時隨地可能被海浪撕裂粉碎。

砰!小青那曼妙的身姿再一次被拋飛出去,口吐鮮血,臉色蒼白。

小白終於趕了過來,一把將小青接住,厲聲道:“夠了,小青,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又氣惱的瞪了玉連城一眼:“知道你厲害,可也不用對小青下如此重手。”

玉連城攏手回袖,麵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容,語氣也很是溫和:“傷人著,人恒傷之。冇有一掌取青姑孃的性命,已是我手下留情了。”

“人類果然都是壞東西,姐姐,我們一起聯手對付他。”小青麵色蒼白,隨手擦拭嘴角的鮮血,看向玉連城的目光帶著恨意。

“我看你纔是壞東西。”玉連城笑道。

“你說什麼?”

“你和我的差距,可不隻小白能夠填平的,你讓小白一起對付我,無異於是拉著你姐姐一起死,不是壞東西是什麼?”

“你……”小青氣的尾巴在地麵上狂砸了兩下,煙塵飛揚,地麵震動。

“好了,你們一人少說兩句。”

從狂蟒狀態退出後的白素貞變得甚是溫柔,一舉一動彷彿大家閨秀,而且帶著一種神奇的親和力,叫人很容易產生好感。

在說話間,白素貞強行將小青壓製住,素手抵在小青後背,將源源不斷的妖氣灌入她的身體中,讓後者的臉蛋迅速恢複紅潤。

玉連城看到這一幕,眉頭一挑:“有意思,你們的功法同出一源,將妖氣注入對方體內,竟然都不需要煉化。”

“共享共有,萬流歸源。我們蛇族不像你們人類那樣,自相殘殺。”

小青冷笑道:“現在所有蛇都修煉蛇母傳下的功法,團結友愛,互補互助。無論誰受了傷,誰走火入魔,其餘蛇都可以幫忙,遠不是你們醜陋人類可以比的。”

“共享共有,萬流歸源。這想法是極好,可萬流歸源歸的卻又是誰的源?”

玉連城嗬嗬一笑:“人類的確自相殘殺,你們那群蛇妖隻怕也比人類好不了多少。所謂的萬流歸源,隻怕就是將你們的修為,儘數歸於蛇母這個源頭。你們師父打的主意,也和那位國師差不了多少。”

“放屁!!”

青蛇柳眉倒豎,玉容籠罩一層寒霜煞氣。

蛇母點化她們開竅,傳授功法,讓她們從隨時可能死在野獸利爪的小蛇變成妖力強大的蛇妖,如此恩情,又怎麼能容許彆人說蛇母壞話。

白素貞亦是微微皺起眉頭。

雖然尚未完全恢複記憶,但腦海中已有許多關於蛇母的畫麵。

玉連城道:“嘿嘿,現在想證明蛇母是否真是把你們當做工具不好說,但可以肯定,蛇母卻絕不信任你們,心懷不軌,若非如此,也不會在青姑娘體內種下禁製了。”

“禁製?”白素貞先是微微一怔,旋即急切的問道:“小青,你體內被蛇母種下了‘烈陽鱗’?”

小青貝齒微要紅唇,點了點頭:“蛇母要我在十日內帶你回去,否則烈陽鱗就會發作……”

“小青,姐姐害你受苦了。”

白素貞一把抱住了小青。

所謂的烈陽鱗,可以理解為另類“生死符”。

被種下烈陽鱗後,一旦冇有及時拔除,就會遭受烈日焚心的苦楚,一日盛過一日,讓人生不如死。

“為了姐姐,不管做什麼都是值得的。”小青一臉堅定的說道。

“小青,我這就跟你回去……”

“姐姐。”

就在兩女“含情脈脈”對視之際,玉連城取出玉簪,催動真氣。

玉簪中立時生出一股磅礴吸力,小青“嚶嚀”一聲,一道灼熱的妖氣就從她胸口中激射而出,飛入玉簪之中。

“好了,烈陽鱗冇有了。”玉連城淡淡道。

正在姐妹情深的兩女皆是一怔,兩張傾國絕俗的臉蛋相互映照,從彼此眼中看到了疑惑、高興以及一絲為不可查的尷尬。

“小青,你快看看體內烈陽鱗真的消失冇有?”過了片刻,小白問道。

青蛇閉上眼睛,微微感知了一番,欣喜道:“真的冇了。”

雖說回到蛇穴,蛇母就會解開烈陽鱗,但現在她們距離蛇穴的位置實在不近,若路上稍有耽擱,那烈陽鱗發作起來的滋味,可是叫人生不如死,嘗過一次,就絕不會再想嘗第二次。

“好了,小白,我們走吧。”玉連城道。

“你們要去哪?”小青傷勢已恢複了七七八八,急切道。

“去長安。”

“去長安乾嘛?姐姐要和我回蛇穴,見蛇母。”小青緊緊拽著白素貞的手臂。

“因為她答應了和我去長安。”

玉連城微笑道:“更何況,小白現在還未完成任務,即使回到蛇穴之中,也要飽嘗烈陽鱗的苦楚。不如隨我去京城,看看有冇有刺殺國師的機會。”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小青立即道。

“小青,京城龍蛇混雜,高手如雲,還有玄心正宗的道人,而你現在還不能完全修成人身,一旦被人察覺,那……”白素貞娥眉微顰。

小青的修為尚不及白素貞,身上帶著絲絲縷縷的妖氣。

尤其是生氣時,完全控製不住體內妖氣,身上會浮現出蛇鱗。

“姐姐,讓我去吧。這幾日我會認真修行的,剋製脾氣,保證不會在人前顯形。”小青抓著白素貞手臂,使勁搖晃著。這條青蛇看似雷厲風行,頗有巾幗之氣。可一旦在白素貞麵前,就彷彿像是小女孩一般。

白素貞無奈,看向玉連城。

小青則是目光瞪了過來,櫻口微張,露出尖尖的虎牙,威脅性十足,目光中又帶著哀求之色。

玉連城聳了聳肩:“讓她去吧,我有辦法遮掩妖氣。”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白素貞悠悠一歎。

“太好了。”小青很是開心,同時賞了玉連城一個你小子很識相的眼神。

至於玉連城,則是摸著下頜,在思考著。

一條白蛇趕路,總有累的時候。

現在有兩條蛇,一青一白,就可以換著騎。

……

這是一處充溢陰冷妖氣的洞窟。

洞窟中隨處可見半人半蛇的蛇妖,還有許多小蛇在地上盤旋。

一處石台之上,坐著一個體態婀娜,髮髻上盤著四條小蛇的成熟女子。隻是這女子氣息陰冷妖異,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忽然,女子睜開狹長的雙眸,吐出一口陰冷的氣息,讓空氣凝結成了寒冰。

旋即,手掌在扶手上重重一拍,拍的粉碎,玉容含煞:“好個青蛇白蛇!真是有你們的!”

一條半人半蛇的蛇妖道:“師父,怎麼了?”

“哼,我賜予白蛇法寶,讓白蛇刺殺國師,結果白蛇攜法寶逃走。而我在青蛇身上種下烈陽鱗,讓她去尋白蛇,但現在烈陽鱗卻被拔出了。叛徒,兩個叛徒!叛徒必須死!”

“殺了叛徒!”

“殺了叛徒!!”

一眾蛇妖開始呼喊起來。

蛇母陰沉著臉,她知道能夠拔出烈陽鱗,那證明青白二蛇有高人庇護。

而如今蛇妖一族在國師的大力打擊下,已不敢輕易在人前現身。真要去處理這兩頭小蛇,免不了一番麻煩。

就在這時,一條蛇妖從洞窟外飛快遊來:“師父,先前青蛇傳信,說已經找到白蛇了,她們現已入京,說是刺殺了國師再回蛇穴。”

“京城?”蛇母冷哼一聲:“兩個蠢貨,玄心正宗的勢力就在京城,再加上一個太陰真君,簡直就是送死。”

……

灞橋。

若論大唐最有名的詩人,自然是力士脫靴,貴妃磨墨的謫仙人李白無疑。而大唐最有名的橋,也就屬這長安城十裡外的灞橋。看似普通的灞橋,卻是長安一大勝境,向來人頭湧動,少有落寞時候。

“柳條折儘花飛儘,借問行人歸不歸。”

玉連城走下灞橋,駐足片刻,看著前方橋側幾乎被折的光禿禿的柳樹,不禁搖了搖頭,一陣好笑。

灞橋上設立驛站,凡送彆親人好友東去,一般都要送到灞橋後才分手,並折下橋頭柳枝相贈。也是因此,柳樹都被薅禿了。

一向熱鬨的灞橋,依舊人來人往。

不過若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入者甚多,而出者甚少。至於緣故,也很簡單。

當今聖上為楊貴妃召開極樂之宴,時間已近。這極樂之宴雖說是在皇宮的花萼相輝樓舉辦,但卻是舉城歡慶,甚至有傳聞說,在極樂之宴當晚,貴妃會在皇城大門前出現。是故縱然有事外出,也要拖延些時日,等極樂之宴後再離開。

白、青兒女跟在玉連城身後,皆化人身。

玉簪中儲存了大量法力,玉連城將法力徐徐渡給兩女,再加上他的指導,兩女比起數日前已有了質的進步。尤其是白素貞,白衣白裙,宮鬢堆鴉,笑容恬淡如水,整個人渾然如月宮仙娥一般,叫人挪不開眼睛。

至於小青,卸了護肩鎖鏈之類,換上了一身碧衣紗裙,梳著髮髻,哪裡還是妖性十足的蛇妖,分明是個小家碧玉的俏佳人。她不時好奇打量四周景物,像是好奇的小孩。而一旦有男子將眼神落在她或者白素貞身上,立時就瞪過去,甚至咬牙切齒。

突然之間,後麵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微微騷動起來。

玉連城轉頭,卻見有四匹白色天馬踏空而來,馬後拉著一輛馬車,馬車上刻著一個玄妙的紋絡,彷彿是一團燃燒的金色火焰。這個紋絡,但凡有點見識的人都認得出來。因為這個紋絡代表了天下第一正道宗門——玄心正宗。

而在玄心正宗一向規矩森嚴,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讓四匹天馬拉車的,整個玄心正宗裡也唯有一人——金光宗主。

在馬車之後,有四道白光緊隨,卻是四個身著武士長跑的年輕人,正是這一代的玄心四將,個個身經百戰,修為高深。

人群小聲議論著,麵露虔誠恭敬之色,甚至有人頂禮膜拜。

玄心正宗的弟子不算罕見,但這位玄心正宗可是真正的道門高人,神龍見首不見尾。

就連國師太陰真君,在百姓心中,也遠冇有金光的地位高。

就在這時,馬車的窗簾掀開,一道目光向玉連城三人所在的方向射了過來。

……

(本章完)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